王娜对于居委会这些工作全都熟悉,也是得益于陈叶翠的教导。”王娜说,“让她回来骂我一顿行吗,让我在跟前伺候她两天,让我在病房陪她两天,让我抱抱她,给她洗洗脚……”王娜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轻轻地您走了……留下了我像孤独的孩子,您说我是您肚子里的小蛔虫,为什么我感受不到您被病魔肆意折磨?您说我是您的小秘书,为什么我没有尽到秘书的职责让您彻底隐瞒病情?……”这是甸柳第一社区居委会副主任王娜11月13日早上发的朋友圈。

  王娜说,平时她写陈叶翠个人材料比较多,对陈叶翠一些思想感情了解比较深。“她整天就说我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最能表达她的思想了。可是,这一次她猛地一离去对我打击太大了。”王娜说,“我这么了解你,为什么不知道你生病了,我这么了解你,为什么不知道你的痛苦,很自责,现在。”

  王娜记得加班的时候,陈叶翠从家里包了包子带来。“她说我别老吃垃圾食品,我给她说我就喜欢吃外面的垃圾食品,我整天给她开玩笑,就像是自己妈妈一样。”王娜说。

  除了对同事像亲人般的关心,陈叶翠在工作上要求特别严。王娜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陈叶翠一直让她改了十多遍,一个标点一个格式都要求很严格,最终在社工协会得了三等奖。

  王娜对于居委会这些工作全都熟悉,也是得益于陈叶翠的教导。“现在我手上将近20个口的工作,是她让我把所有的活都熟悉的。”王娜说,“居委会除了党建以外这些业务我都干过,她让我全都干一遍,换届的时候我给她说,你真的一点都不疼我,你还说你最疼我。”

  当时,王娜找过陈叶翠好几次,问她为啥这么狠。2014年的一天,王娜还在居委会大门口冲陈叶翠喊:“你想累死我呀!”

  陈叶翠说:“不是,你得样样都会,才能样样拿的出手,以后你坐到我这个位置,才能让别人欺骗不了你,必须那一项工作都得懂。”“当时感觉就像冲我妈发火一样,我发完火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我们没有隔夜仇。”王娜说。

  “今天早上一到办公室开门的感觉,空,特别空。”王娜说,“让她回来骂我一顿行吗,让我在跟前伺候她两天,让我在病房陪她两天,让我抱抱她,给她洗洗脚……”王娜哽咽着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