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展示

中秋寄舅舅

赵春

舅舅:

每每看到关于深圳的报道,我就想起了你,你在那边还好吧?最近工作忙吗?

秋后的一个夜晚,漫步在庭院里的我,发现天上的月亮格外皎洁,格外圆满,我忽然意识到,又一个中秋佳节即将到来。凝望着天边那轮每月,我沉浸在幻想世界里:同一时间,同一轮月下,你是否也在遥远的南国出神地仰望着那轮明月,我想会的,一定会的,“每逢佳节倍思亲”,不正是身在异乡的你难舍的情怀吗?想到这里,我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把我对你的思念变成文字,一一呈现在眼前。

“南国的风景虽然旖旎,家乡的山水却更令人生情;南国的红豆虽然令人相思,但却没有家乡的小米稀饭养人养心;广式月饼虽然香甜,但记忆深处中秋佳节的味道永远属于家乡的双合成!”已经长大的我,渐渐读懂了你的这番话,不论身在何方,家乡永远与心贴得最紧、贴得最近。这些年里,多少个难眠之夜,和你在一起度过的日子都清晰地映现在我的脑海里,尤其是七年前那个难忘的中秋佳节,将会永久地珍藏在我记忆相册的扉页里……

1999年秋天,你和舅母、源源弟弟一起回太原探家,从你刚刚回到家里的那一刻,全家人就像过节般欢天喜地,姥姥家洋溢着浓浓的温馨,姥爷、姥姥第一次看到他们刚满一岁的孙子源源,开心地嘴都合不拢了,大家没想到,48岁起就瘫痪在家的姥爷,居然活到了抱孙子的那一天,对于经历了太多坎坷的姥爷,这一天的到来该令他多么慰藉!

在你回家的那些日子里,功课虽然日渐繁忙,但我总要忙里偷闲,找出时间去姥姥家逗源源玩。那时,源源小弟还没学会说话,只会对着爷爷叫“丫丫(爷爷)”,现在,源源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会踢跆拳道,会弹奏上百首世界名曲,还会下围棋和象棋,聪明可爱的源源,将来一定会像你一样出人头地。

那年中秋节,我们全家人都聚在一起,围在那张上世纪九十年代典型的圆桌前,把一块像生日蛋糕一样的双合成中秋月饼切成很多小块,分发给每一个人。我清楚地记得,那年中秋的月,是那么的明,那么的圆,那年双合成的月饼,是那么的香,那么的甜。在月光下,你问我:“欢欢,将来想考那所大学?”我充满自信地说:“舅舅,我要像你一样,考上北京大学。”你拍拍我的肩膀,笑着为我讲述了发生在十五年前这个时候的事情:1984年国庆节,你和你的同学们参加天安门国庆盛典,在北大出场的方阵中,就有你年轻的身影。那年,十七岁的你,有幸成为共和国三十五周年大庆的见证者之一,你的同学们还打出了“小平,您好”的横幅,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这一切,既要感谢那个充满生机的年代,又要归功于你自己的追求与努力。

那年中秋月下,你的一番话,至今仍在激励着我,令我记忆犹新。在以后的学习、工作生涯中,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骄人的成绩,我撰写的文章发表在全国各地的报刊上,辛勤的笔耕获得了金色的丰收。尽管我没有考入北大,但你仍旧为我的成绩感到欣慰,因为在这些年里,我始终把你当作自己的榜样,我的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的舅舅毕业于北大,我的舅舅是我心中最优秀的人。

信写到这里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四下里一片寂静,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舅舅,时间不早,信就写到这里,我今后要一如既往,像你一样做人,像你一样学习,今后,我还会再给你写信汇报佳绩!

祝事业如虹,全家康顺!

  外甥:欢欢

  农历戊子年中秋前夕

美文赏析

别时容易见时难

左权

志兰:

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

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很快可以到达延安,想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

希特勒“春季攻势”作战已爆发,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不久或可明朗化了。

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需]人照顾的。

此间一切如常,惟生活则较前艰难多了,部队如不生产则简直不能维持。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疆[姜],还有二十棵西红柿,长得还不坏。今年没有种花,也很少打球。每日除照常工作外,休息时玩玩卜[扑]克与斗牛。志林很爱玩排[牌],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卜[扑]克,他的身体很好,工作也不坏。

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多谈了,祝你好!

  叔仁

  五月二十日晚

有便多写信给我。

又自本区开始扫荡,明日准备搬家了,托孙仪之同志带的信未交出,一同付你。

【背景链接】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1905年3月15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桥乡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他把生命过早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所幸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摞鲜活生动的家书,才使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情感细腻的威风男儿。60多年过去了,这些家书的纸张已变成了枯黄色,字迹也淡化了许多,然而,这字里行间蕴含着的绵绵深情却永远震撼着我们。这封家书是1942年5月22日晚即左权将军壮烈殉国前三天写给爱妻刘志兰的最后一封信。

家书诞生的历史背景正是百团大战前后中国战场面临着空前的投降危机,“黄河东岸太行陬,封锁层层不自由”、“抗战紧急,内战又起,国人皆忧”,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作为民族战争的砥柱中流方显英雄本色的艰苦卓绝的时刻。家书从一位八路军高级指挥员的位置、角度和视野来叙述这一段历史,使后人更能深切体会到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反对投降、反对妥协、反对分裂”的决心和行动是何等坚强与果敢!百团大战之后,日军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视为华北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此进行了残酷残忍、灭绝人性的大扫荡。面对险恶的战争环境,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是天不雨、地久旱、人缺粮、畜缺草,八路军战士缺枪炮弹药,但是被誉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人却对抗战胜利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家书中透露出左权将军对刚刚投身残酷革命战争、刚刚结为伴侣、身上带有小资情调的知识女性——刘志兰政治方向上的指导与帮助以及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呵护;对刚出生才几个月就生离死别的女儿,这个沉默刚毅的军事指挥员在家书中一变而为慈父,在家书的字里行间迸发出对女儿冷暖关爱的骨肉亲情与普通人是一样的。(王家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