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老街坊:昨日像那东流水

2013年11月21日 08:48作者:张国华来源:齐鲁晚报

山东济南曾有一条伴随我童年成长的街道,叫东流水街。姥姥家住东流水街李家大院,育有四儿四女,我记事时三个舅舅和一个小姨还没成家。有五龙潭、月牙泉、北洗钵泉、洗心泉、静水泉、回马泉、贤清泉、显明池等,一部分泉水汇合向东流入西护城河,长年水流不息,因此小街得名东流水街。

东流水街。

  山东济南曾有一条伴随我童年成长的街道,叫东流水街。它位于西门外,东临西护城河,全长四百多米,也就是今天五龙潭公园的位置。

  姥姥家住东流水街李家大院,育有四儿四女,我记事时三个舅舅和一个小姨还没成家。大门正对着一座铸铁栏杆的桥,叫二道洪桥,由一批戴手铐脚镣的犯人1956年建造,桥面铺着呈人字形排列的青石条,东西向横跨在护城河上,清澈见底的河水四季都川流不息。小时候我常常趴在桥头,看着水草在浅浅的河水里摇曳,小鱼在杂物和水草中穿梭,不能下去捉总是很着急,虽然那时护城河水也就刚过脚踝,但两边高高的石岸小孩很难下去,于是更加目不转睛地盯着鱼生怕它跑了,可又奈何不得。这座坚固的桥,直到2009年才改造成护城河的船闸。过了桥东下坡就是太平寺街,抬头就能看到将军庙天主教堂的塔楼,南面是刺绣厂,北面是工业展览馆,一尊高大的毛主席像矗立在那边的广场上;桥西这边就是东流水街,北连铜元局,南通共青团路,可以说四下都有泉水可玩,姥姥又是街道主任,邻里街坊自然都很熟络,所以我这个“外甥狗”吃饱不走不说,还常跟着姥姥四处串门,那时候谁家的石榴酸、谁家的葡萄甜、谁家的无花果熟了,我是一清二楚。

  这条街真是风水宝地,泉多,名人也多。有五龙潭、月牙泉、北洗钵泉、洗心泉、静水泉、回马泉、贤清泉、显明池等,一部分泉水汇合向东流入西护城河,长年水流不息,因此小街得名东流水街。也正因为自古这里的水好,一些靠水为生的行当店铺渐渐都汇集于此,宏济堂阿胶厂、醴泉居酱菜园、山东省烟膏局、泺源造纸厂(造纸东厂)、成丰面粉厂(济南挂面厂)、东元盛印染厂(济南第二印染厂)等,由于过去的工业规划不合理,只考虑到用水便利,所以造纸、印染这些对水有污染的行业也都在这里。电视剧《大染坊》中陈老六的原型就是东元盛染坊的创始人张启垣,少掌柜张东木解放后任济南市副市长;成丰面粉厂是苗家资本家族的实业,后人苗海南任山东省副省长。

  李家大院是清朝任山东五府道台兼山东盐运史、四品官员李宗岱的府第,他还是跨清代、民国两个时期,在招远开采金矿达半世纪之久的黄金大王。姥姥家的院落原是李府的轿房处,临近李家大门,后为了出行方便遂开了临街的院门,两门之间有两米多高的落差。李家大门高大气派,朱漆门上布满凸起的大门钉,我们小孩常常去攀它,虽然手脚能把住门钉,但有其他门钉顶着,身子贴不上去,爬几下就会掉下来,门洞又深又大足有一间屋……门外是文革后建起的公用自来水井,我常和表弟在上面的平台玩,大人们则在下面打水洗衣。铁桶、提梁、扁担钩子的撞击声、哗哗的水流声和张家长李家短的聊天声组成了每天来此担水的画面。

  儿时的情景依然在那里,稍稍回忆就一起涌上来,犹如昨日刚刚发生过一般,但时光已逝,曾有过的风景,烙印在你我的心里,不经意间的触碰都会心动,“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算致自己逝去的童年抑或这座城中那些逝去的风景。(张国华)

曲水亭街里的老济南

  曲水芙蓉名称来源于芙蓉街和曲水亭片区,为“泉城新八景”之一。一迈进曲水亭,信步在街道内的小巷中,老济南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在济南老城区,仍可寻访到“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泉城风貌。

济南老街巷的府都印象

  明初,济南成为山东的省会,省、府、县三级的各衙门在老济南城中交错罗列。岁月流转,如今这些官署多历变迁,唯有城中纵横的那些老街巷如同穿越时空的脉络。

往昔回眸:老济南远去的胡同记忆

  老济南胡同很多,有名的和无名的胡同到底有多少,谁也很难说清。虽然一栋栋拨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挡住了胡同的容貌,但无法挡住胡同的神秘和诱惑,曾经居住在胡同里的人们,依然留恋胡同里的生活。卖豆腐的吆喝声、爆米花的轰隆声,孩子们的打闹声,编织了胡同里的故事......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高娜

本文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