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 舟(19)

2015-10-27 00:34:16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
分享到:

”  他了解了一下情况,对方说也可以不入会,但如果成为正式会员,随时都可以来,费用也有些折扣。男人把他请到了棋室里,介绍给大家:  “这位是大谷先生,考虑入会,段位二段,曾经担任东亚广电的董事。”  威一郎点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刚才下棋的那个人之后,走了出去。

□渡边淳一著竺家荣译

怎么办呢?这时候,他忽然想起站前大楼的最边上,有一家挂着“定石”招牌的围棋会所。

他早就想去那里看一看了,却一直没有勇气。

这回倒是个机会,干脆去看看吧。

威一郎又返回车站,循着那个招牌找到了大楼二层的围棋会所。推开门,只见里面有十多个人对着棋盘正在下围棋。他看了一圈,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男性。

入口处有个接待前台,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问他:“您想要入会吗?”

他了解了一下情况,对方说也可以不入会,但如果成为正式会员,随时都可以来,费用也有些折扣。

他说这次只想看一看。于是,对方递给他一张表格,内容包括姓名、住址、段位以及职业。

“您没有职业吗?当然这样填写也没关系。不过,可以的话,请填写一下您以前的工作,好吗?”

威一郎便在段位栏里填写了二段,并填写了以前的职业和职务。那个男人发出一声惊叹:“哟,您原来在东亚广电呀?”

也许这个男人曾经在广告业界工作过呢。在这里问人家恐怕不大合适,所以他没有说话。

对方说:“可以的话,现在有闲着的人,您愿意下一盘吗?入会的事现在定不下来,也没关系。”

威一郎往里面瞧了瞧,点了点头。男人把他请到了棋室里,介绍给大家:

“这位是大谷先生,考虑入会,段位二段,曾经担任东亚广电的董事。”

大家立刻都回头看他,威一郎慌忙低头致意:

“请多关照!”

“好的,请您和小池先生下一盘吧。”管理员指着坐在右边椅子上歇着的一个男人说道,“小池先生是五段,所以让您三个子,可以吗?”

威一郎坐在棋盘的右侧,与小池面对面。

此人七十多岁,身材消瘦,头发稀疏,给人感觉有些阴郁。

威一郎先放了三个子,轻轻向对方低了一下头,对方点点头,咳嗽了一声后说道:

“听说您是位很了不起的先生,不过围棋和这个可没有关系啊。”

不用他说也知道。威一郎没有说话,男人放了个白子。

就这样你一个我一个地下着,完全没有交谈。

从别的围棋桌不断传来“啊,完了”“嚯,还有这一手哪”的声音,而他们这里毫无声音。

男人不停地抽烟,烟雾都喷到了威一郎的脸上。

威一郎也抽烟,但没有什么瘾,所以觉得挺反感。而且,那个男人每吸一口烟,就露出一口黄牙,看着脏兮兮的。

不过,这个人的棋技太强了。他一边喷云吐雾,一边落子,每次都点到了威一郎的软肋,三十分钟时,右边的子都被他吃掉了。

威一郎又挣扎了一会儿,最终无法挽回败局,以“没子了”告负。

男人立刻咧开牙齿参差不齐的嘴,笑着说:“董事先生看来不行啊。”

人家现在又不是董事,再说公司里的地位和棋艺的高低有什么关系呢。

对这个男人说这些也是对牛弹琴。

威一郎轻轻鞠了个躬,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时,接待员问他:

“怎么样?”

“不行啊,输了。”

“再换一个人下吧,人多着呢。”

接待员显得挺抱歉地说。一边看着刚才填的表,一边轻轻低头说:“入会下次办理也可以,欢迎您再来。”

威一郎点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刚才下棋的那个人之后,走了出去。

他倒不是觉得围棋会馆里的氛围不好。虽说和刚才下棋的那个小池不太合得来,但其他人看样子都是些很开朗沉稳的人。可是,要自己和这些不熟悉的人融洽地一起下棋,似乎还需要一些时间。

【更多新闻,请下载"山东24小时"新闻客户端或订阅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本文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