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首页|要闻|分站|网站导航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手机客户端|用户登录

触目惊心的“毒跑道”何以堂而皇之走入校园?

21日,央视曝光:校园“毒跑道”的原材料竟然是工业废料。来源不明、毒性不明的橡胶垃圾在小作坊的院子里堆积如山,令人感到触目惊心。散发刺鼻气味的“毒跑道”究竟是怎样堂而皇之投入使用的?

孙翔2016-06-22 第3期
阅读全文
要点

1近些年来,中国学校体育蓬勃发展,政府、学校、家长对孩子身体健康越发重视,对操场、跑道的需求日益增加。市场蛋糕大了,很多不具备资格的企业 马上“杀进来”——聚氨酯厂商里,国际田联认证的全国有十几家,中国田协审定的也是十几家,但实际在做的有数千家,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家。

2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陈雷曾回应央视采访:毒跑道全部是偷工减料造成的。招标制度存在问题,几乎都是低价中标,是无法保证质量的。

  最近,北京、苏州、无锡、南京、成都、常州、深圳、上海等城市先后曝出校园“毒跑道”,这些跑道散发刺鼻气味导致学生流鼻血、头晕、身体不适。这些事件牵动着每一位学生家长的心。

  21日,央视曝光:校园“毒跑道”的原材料竟然是工业废料。来源不明、毒性不明的橡胶垃圾在小作坊的院子里堆积如山,令人感到触目惊心。

  散发刺鼻气味的“毒跑道”究竟是怎样堂而皇之投入使用的?令人作呕的橡胶垃圾又是如何成为塑胶跑道原材料的?

学校塑胶跑道异味屡屡伤人:北京一小学塑胶跑道用了不到10天,25名小学生流鼻血

  2015年10月新华网报道,学校秋季开学以来,江苏、上海等多地中小学、幼儿园出现塑胶跑道散发异味,不少孩子出现头晕、起疹、流鼻血等症状,有的不得已戴口罩上课,引发家长担忧。2015年,据不完全统计,“毒跑道”至少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体城市则多达15个。

  一位厂商向记者透露,去年各地不少聚氨酯问题跑道曝光后,当时他们行业微信群里就讨论认为“明年天一热,可能还会出事”。结果不幸言中。

  从今年5月20日开始,成都、北京、沈阳等地再一次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了校园“毒跑道”事件。

  6月14日,在北京市平谷区第六小学,全新的塑胶跑道操场已经基本竣工,鲜红的塑胶跑道作为一个现代化的教学设施投入使用。但现场空气里弥漫的刺鼻怪味却令记者感到头晕,而且即使在操场周边站立,也能感受到明显的气味一阵阵地袭来。在整个操场周边见不到一个学生,学校在操场边还拉上了醒目的警戒线,禁止人员进入操场。校园里,随着新的塑胶跑道的建成,也突然变得冷清了很多,很多学生告诉记者,塑胶跑道的操场建成之后,散发了很难闻的气味,很多学生闻了这些气味之后,身体就出现了问题,已经没来上课了。

  学生们告诉记者,有个40个人的班级有20多个同学没来上课,另一个38人的班级有25个同学没来。

  北京平谷区第六小学的校园改造工程,是在2015年10月26日完成招标的,2016年5月工程完工,塑胶跑道铺设面积1700平方米,从完工到使用,不到10天,学校里就出现部分学生不同程度的流鼻血、过敏、头晕、恶心等症状。

  6月14日,北京市平谷区教委向记者提供了这样的一份文件,关于平谷六小操作异味处理的进展情况,在这份文件当中,平谷区教委确认,近一个月以来平谷区第六小学出现过流鼻血状况的学生有25人,到医院诊治过的学生达到了11人。

小作坊里的工业废料:“塑胶跑道”竟是“废轮胎、废电缆”做成的

  按照施工单位的介绍,学校里新建的塑胶跑道基本都是塑胶颗粒混合胶水之后,铺设而成的,技术含量并不是很高,但为什么这些塑胶颗粒铺设的跑道,会散发出这么刺鼻的味道呢?这些黑色的塑料颗粒究竟是什么制作而成,原料究竟是什么呢?

  在河北的保定、沧州一带,有几十家生产这种塑胶跑道原料的企业,这些企业常年向当地的施工单位供货,施工单位承揽当地、或者省外、以及包括北京在内的学校操场改造工程项目,大多数的塑胶跑道原料,都是保定沧州一带的企业生产的,6月15日,记者一行前往河北保定、沧州展开了调查。

  在网上,记者以洽谈跑道工程的名义,认识了一位在当地进行塑胶跑道工程施工的施工队负责人小潘。他透露,自己从事塑胶跑道施工的生意已经有3年多时间,想要挣到钱,关键是做塑胶跑道的原料,他做塑胶跑道的塑料原料,就是用废轮胎、废电缆打碎之后做出来的,成本很低。

  小潘告诉记者,他们承接了很多河北省内的,以及北京的很多学校跑道的工程。废轮胎每吨的价格现在是1400—1500元左右,但为了挣更多的钱,现在施工队什么招都会用上,只要便宜,什么成分的塑料颗粒都会掺到跑道里面去。

  “这个胶你什么颗粒都有,在粉碎当中废旧垃圾之类的,不见得就是光那个颗粒。粉碎完了放在一起。还有甚至用旧跑道铲掉,回收,用机器粉碎,二次粉碎造出来的。”

  在学校里铺设的,给孩子用的透气型塑胶跑道,真的会像小潘说的那样,施工单位会用塑料垃圾当原料吗?在小潘的带领之下,记者驱车来到距离保定市区70公里以外的一个村庄,这处民宅大门紧闭,当时正值中午,炎热的气温里,夹杂着浓浓的橡胶和化学胶水的味道,和学校塑胶操场散发的气味几乎一模一样,走进大门,空气里刺鼻的气味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工厂工人始终拒绝记者进入厂区。在厂区的监控画面,记者看到第一幅画面上面出现了成堆的废轮胎;第二幅画面上面显示着,厂区的工人们正在把一些废弃物进行晾晒;第三幅、第四幅画面分别显示的是,切割橡胶的设备,机器后面堆放着已经切割好的颗粒。

令人作呕!“塑胶跑道”黑作坊是一个大垃圾场

  6月17日,记者再度来到了河北沧州市。施工单位的负责人张老板将记者带到了距离沧州市区大约20公里外的地方,记者一下车就看到,从马路旁边开始,各种散发着臭气的橡胶垃圾随处可见。现场气味刺鼻,记者一行,几乎就是在垃圾堆里走路。

  张老板把记者带进了眼前的这个普通的农村庭院,走进大门,废弃轮胎、废弃电缆、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橡胶制品交织在一起,堆起了一座座小山。张老板告诉记者:就是这些垃圾橡胶制品,打成黑颗粒,就成了跑道最底下的那层配色了。

  在这个庭院里,记者注意到,这里占地上千平方米,一进大门的右侧,200多米长的路上,堆满了黑色橡胶垃圾。记者随手拿起一个废弃的橡胶,张老板立即走上来,开始给我们进行讲解。“这所有的东西,黑的东西,你看他院里所有黑的,都能打成颗粒。”

  记者:“这好像是那个工业橡胶的那种东西。”

  张老板:“是,所有都是。”

  堆放橡胶垃圾的尽头,就是黑色颗粒的生产车间,黑乎乎的屋子里,摆放一台设备,这台设备由进料口、刀片和出料口组成,设备的长度大约2米,张老板告诉我们,这就是生产黑色塑胶颗粒的机器。学校里的塑胶跑道用的塑胶,就是在这里生产的。

  “扔到槽里面然后弄一点,打碎了,在这里面,再打碎了抽上去。从这个管就抽上去了。从这里面看到了吧,两层筛子,一震动,把颗粒就筛出来了。用这个的话一平方米能省两块钱。”张老板道出了令人震惊的制作黑幕。

  这样的一台设备,究竟能够生产多少塑胶跑道使用的黑色塑胶颗粒呢?这个工厂里回收橡胶垃圾、加工、销售黑色塑胶颗粒的,是一个瘦小的当地农民,见到张老板这样的熟人,他打开了自己的仓库,记者看到,这个仓库大约500平方米左右,里面堆满了已经生产出来的黑色塑胶颗粒,每一袋是25公斤。粗略在现场估算了一下,这个仓库大约堆放了有500袋,也就是有10吨多的黑色塑胶颗粒。

  张老板介绍说,目前市场上做塑胶跑道的原料,都是这些由各种橡胶垃圾打成黑色塑胶颗粒,在学校铺设塑胶跑道的时候,施工队会用胶水混合这些黑色的塑胶颗粒,颗粒与胶水的比例,没有什么标准,他们施工的时候,凭得都是感觉,胶水添加少了,粘度不够,添加多了,这些黑色塑胶颗粒就会结成块。但张老板告诉记者,现场施工的时候,他基本不去,都是交给工人干,因为这些黑色的塑胶垃圾和胶水混合在一起,他认为是有毒的。

毒跑道如何进入学校?低价中标,层层转包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陈雷曾回应央视采访:毒跑道全部是偷工减料造成的。招标制度存在问题,几乎都是低价中标,是无法保证质量的。

  为改善校园体育设施滞后局面,近年来各地加大校园操场的建设力度,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重庆某区一位教育部门干部介绍,当地有120多所中小学校,40多所各级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除了近几年新建的十几所学校有标准场地外,其他学校的场地都需要改扩建。不算征地成本,一个配备有看台等附属设施的标准塑胶操场每平方米的成本约600元。近几年,当地每年在学校运动场地改扩建的投入数千万元,资金压力很大。

  较少的投入加上招标唯低价是取,严重影响校园操场的工程质量。

  记者采访的多个相关人士在谈到聚氨酯跑道问题时,都提到目前市场价格过低的问题。

  据介绍,性能好又安全环保的塑胶跑道价格应该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实际上的招标价格少于150元的比比皆是。《聚氨酯塑胶场地挥发性有害物风险监测分析报告》显示,甚至部分政府出台的“指导价”也只有180元/平方米。

  同时,招投标中,评标体系明显倾向于大型建筑工程企业,使专长于体育设施制造和施工的中小企业处于明显劣势。现实中往往是大型企业中标后,才转 包给中间人或制造商,形成层层转包。多次转包,导致原本就不合理的项目经费落到施工方手中更是大打折扣,最后只能通过偷工减料或使用劣质原料来保证利润。

  广州同欣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化学博士陈晨表示,采购机构对塑胶跑道的成本、有害物质等不够了解,缺乏专业知识,也没有深入咨询,对工程商、原材料厂商没有资质的要求,市场也缺乏有效监管,导致恶性的低价竞争。

  赵文海谈到不少学校采用最低价中标的问题时表示,因为这样最简单,领导不用负责任。“工程公司为了找活,先中标再说,结果赚不了钱,只好不断降低成本,加各种垃圾材料”。

  他解释说,使用量最大的聚氨酯胶水(优质的)一万多块钱一吨,但为了降成本有人会加石粉,石粉才一百多块钱一吨。石粉无害,但加多了会导致硬度 太大,而塑胶跑道需要有弹性,那么就要加塑化剂,塑化剂中短链氯化石蜡是最便宜的,但也是气味、毒性最大的。又为了提高强度,可能就会加交联剂 MOCA(莫卡)。铺设的时候,还要加黑色颗粒,加了颗粒后会太稠不好铺设,就需要加溶剂,除了苯类的溶剂,实际还有其他有机物。

  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去年也谈到,许多小型作坊往往没有资质和技术,没有质量保障体系和安全生产管理措施,也没有产品检验检测手段,制造成本很低。

  这种低端、有缺陷的产品有着无可比拟的价格优势,在一切靠价格说话的招标之后,有全套管理制度和认证系统、有研发能力和检测手段的企业产品反而面临被取而代之的窘境。

  一位生产人造草坪的厂商表示,由于市场混乱,监管不力,招投标把关不严,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相关行业里十分典型。

2016年5月,成都“最现代化小学”陷“毒跑道”风波 学生已搬离(一寒/视觉中国)

“危险”的塑胶跑道:剧毒化学品“TDI”

  据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和广东省标准化研究院于2015年12月提交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挥发性有害物风险监测分析报告》摘要中显示,他们在省内进行的抽样调查中,总体存在不合理风险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比例高达25%。

  “毒跑道”、“毒操场”究竟有什么毒?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向新华社透露,劣质的聚氨酯塑胶产品可谓“五毒俱全”。

  近些年来,中国学校体育蓬勃发展,政府、学校、家长对孩子身体健康越发重视,对操场、跑道的需求日益增加。市场蛋糕大了,很多不具备资格的企业 马上“杀进来”——聚氨酯厂商里,国际田联认证的全国有十几家,中国田协审定的也是十几家,但实际在做的有数千家,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家。

  《聚氨酯塑胶场地挥发性有害物风险监测分析报告》里提到,这些无资质、无技术、无生产管理和质量保障的小型作坊,一年就占有了市场的50%甚至更多。而这些产品的质量很难保障。

  塑胶跑道大致可分为聚氨酯现浇型和预制型橡胶卷材两大类。预制型主要使用橡胶等原料,是一种环保型产品,但因为造价较高,国内并不普及;聚氨酯是目前市场占有量最大的传统型材料,占了目前国内市场的95%,目前出问题的跑道、操场都是这一类型。

  聚氨酯俗称PU,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和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都是生产聚氨酯的重要基础原料,目前被广泛应用于现浇型塑胶跑道。其中,TDI有刺鼻气味,易挥发、毒性大,超出标准的游离TDI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主要是致敏和刺激作用,已于2003年被列入《剧毒化学品目录》(2002年版)。与TDI相比,MDI毒性较小,相对环保,但价格更高。

2015年11月5日,广东深圳,临近傍晚时间,深圳美莲小学校园内,毒跑道开始动用铲车铲除涉毒跑道和操场,塑胶材料一块块被铲起成长条状。(徐文阁/视觉中国)

监管缺位:验收环节成了走过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

  为何央视节目中曝光的小作坊却可以将成堆的工业废料、不明来源的橡胶垃圾等安全性未知的材料制作成塑胶跑道的原料流入市场?不仅可能对环境形成污染,更危害人们的身体健康,监管部门对此恐怕难辞其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也明确要求,产品要有质量检验合格证明、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而大量塑胶跑道原料为“三无”产品,直接反映出监管缺位问题。

  在塑胶跑道建成后,需要通过一个验收环节。然而这个至关重要的环节往往也是走过场。

  一方面,学校在验收时无法从专业的角度进行判别。另一方面,送到专业机构进行监测的样品也往往是施工方单独制作的,并非现场取样。

  据新华社报道,部门之间监管职责不明也是“毒操场”验收环节形同虚设的主因。一位厂商表示:“塑胶跑道的监管确实有点三不管,教育部门说我不懂,属于体育部 门;体育部门说学校的事情怎么会跟我有关;质监那边说你们这属于基建,走的是基建招标,不是货物采购,不归我管;住建部门又说,你这又不是房子,跟我们没 什么关系。”

2011年10月19日,湖南株洲市石峰区北星小学改造操场塑胶跑道,10余师生被不明气体熏倒入院。(DI-VISION/视觉中国)

十多年前已有预警

  早在2003年底,就已经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当时虽然引起了一定重视,但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这个问题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从目前媒体曝光和厂商透露的情况看,问题反而更加恶化。

  2003年10月,在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上,有专家呼吁“必须尽快终止学校体育场地铺设塑胶跑道”。有媒体称,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室内环 境监测中心确认,TDI生产的材料,在炎热或强光的条件下,会有TDI气体释放出来,对人体有很大危害。此事引发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但随后华东理工大学材料与工程学院、中国田径协会田径场地人工合成面层检测实验室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TDI塑胶跑道无毒。

  当时的新华社报道就提出,无论有毒无毒,焦点在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关于校园塑胶跑道的化学毒性检测标准和专门的检测机构,在建造过程中,单靠学校检验以达到环保要求很不现实。”

  争论之后,2003年12月在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的学校体育场地建设研讨会上,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针对此问题表示,学校塑胶体育场地建设不能叫停,但一定要严格按照环保要求去建设施工。

  2004年3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体育教学中心教师王哲广在《环境保护》杂志上发表了《铺设TDI聚氨酯塑胶跑道的危害与对策》的文章,指出 TDI聚氨酯跑道除TDI外,组分中还含有多种催化剂、二元胺类扩链剂、有机分子增塑剂、溶剂、橡胶配合剂、苯溶剂等有毒有害化学物质。同时由于难以自然 降解,还有可能成为新的环保公害。他呼吁要尽快制止校园中使用TDI型塑胶跑道。

  广州同欣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化学博士陈晨表示,当年此事包括王哲广的论文确实在业内引起了关注和讨论,但由于当时还没有目前这种集中 爆发的案例,而且焦点还集中在TDI,导致他的意见没有得到采纳。而且,TDI确实是非常好用的聚氨酯材料,且如果技术过关、严格监管,优质的TDI聚氨 酯经过充分反应,应该是安全的。

  因此即便身为一家生产预制型跑道公司的副总裁,他也不赞同禁止铺设聚氨酯塑胶跑道,认为这样造成打击面过宽。但他说:“没有想到情况会恶化到今天的局面。”

  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去年也曾表示,如果配方科学,优秀环保的塑胶跑道中各化学单体会完全充分反应,有害物的残留会非常少甚至没有,哪怕在高温环境中也没有味道。但不科学的配方,反应不完全,就肯定会有残留。

  根据记者查到的资料,在王哲广之后还有专家提出了更加折中和实际的建议,提倡应在学校体育场地建设中慎重选择铺设材料和施工企业,不在室内铺设 TDI体系聚氨酯跑道材料。同时,研制和使用对人体危害较小的MDI合成面层材料,在近3年内逐步淘汰TDI体系。大力研制性能先进、高科技含量的、安全 的、可再生的、适合各种条件下使用的环保型合成材料面层。有条件的学校可一步到位,使用预制型卷材。

  然而,十年前就在说的事情现在进展依然缓慢。直到近期“毒跑道”集中爆发。

2016年06月15日,四川省成都市译华外普通话学校主动拆除塑胶运动场,暂时恢复原有的水泥场地。(一寒/视觉中国)

现行国家标准严重滞后:塑胶跑道生产厂商多已停工等待新标准

  5月下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多名学生家长反映塑胶操场散发异味,并怀疑其与多名学生先后出现流鼻血、身体不适等症状有关。

  6月12日,北京西城区召开检测结果通报会,结果显示,操场各项指标符合国标。尽管各项指标均显示合格,在学生家长们的要求下,6月17日,该校塑胶操场开始拆除。

  为什么符合国家标准的塑胶操场会散发异味,甚至可能与学生身体不适有关?业内人士指出,很可能是检测项目之外存在有毒物质。

  校园操场建设目前普遍使用或适用的两项国家标准是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 径场地》和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规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重金属(铅、镉、铬、汞)这些有害物质的限量。

  目前广泛被提到的国家标准,都不是强制性的标准,T代表推荐;且国标2011版实际是在1993年国标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而形成的。

  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罗振扬表示,2011年的国家标准里面只有几种重金属的安全指标,对芳烃、邻苯类增塑剂、总的有机性挥发物等等,都没有规定。

  化工专家、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师建华表示:“检测都合格达标,目前的标准是2004年起草的,是国家自己添加的,过了这么多年肯定需要完善,滞后这个词有点贬义词,但是也不过分。目前,对中小学塑胶跑道没有硬性的标准,如果出台专门的标准是最好的。”

  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认为目前国标已经“不够用了”,比如对于氯化物、TVOC(总挥发性有机物)等有害物质没有规定,需要与时俱进。

  去年“毒跑道”事件爆发之后,由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制完成的《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是国内首个塑胶跑道工程建设标准,在今年3月向社会公示并征求意见,目前处于试行阶段。这个标准主要在 GB/T 14833-2011基础上,扩大了有害物检测范围,引入了对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和TVOC等限量标准,并且对进场材料、施工过程、跑道成 品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管。

  深圳标准还明确规定了哪一项不合格要怎么处理,比如重金属超标必须铲除,TVOC超标则可以放置一个月再检测。

  深圳标准主编、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工程师任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多环芳烃、短链石蜡等,国标内未做限制的物质,也是有害的。在深圳标准制定过程中,为了避免出现“将来按照这个标准合格,但是产品还是有什么问题”的情况出现,气味评定法作为“兜底要求”被写入深圳标准之中。

  该评定方法对测点、评定人员、评定方法等作出了细致规定,指出评定高度宜距地面0.8米至1.2米,并对气味作出了等级划分。

  按分级,1级为“无气味”,2级“有轻微气味”,3级“有气味,但无不适性”,4级、5级分别是,“有不适气味”“有刺激性不适气味”。

  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师建华透露,这是参照了建筑业的气味评定标准,当气味评定达到第3级时,需要对塑胶跑道进行去味处理,如果达到第4级或第5级,则意味着跑道应当拆除。

  深圳标准是国内目前唯一一部关于合成材料的地方性强制标准。

  据媒体报道,毒跑道被曝光后,几乎全国所有的塑胶跑道生产厂商都已停工,北京一家塑胶制品企业负责人称:厂商都在观望,都在等待新国家标准的出台。

教育部回应“毒跑道”问题:对责任人严肃查处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近期,学校塑胶跑道质量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为此,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教育部有关负责人。

  1.问:教育部在防止学校“有毒”塑胶跑道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

  答:最近多个地方出现校园“毒跑道”事件,教育部对此高度重视。我们再次强调,各地要按照学生健康第一的原则高度重视和妥善处置这类事件。要坚持属地管理,充分发挥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的积极性,从保护青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角度,积极应对和妥善处理,确保学校师生健康,维护学校正常教学秩序。

  去年“毒跑道”事件出现后,教育部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毒跑道”事件发生初始,及时指导相关省市教育部门和学校采取有效措施,要求对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回应社会关注,对有质疑的场地设施要立即暂停使用,并请专业机构进行检测,根据检测结果进行整改。2015年4月,专门印发《学校体育运动风险防控暂行办法》,特别强调教育部门和学校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有关产品和质量标准选购体育器材设施,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应当要求供应商提供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安全检测及评估报告。应当建立体育器材设施与场地安全台账制度,记录采购负责人、采购时执行的标准、使用年限、安装验收、定期检查及维护情况。2015 年底商国家标准委,请其梳理塑胶跑道标准建立和执行情况,进一步推动标准的完善和落实。今年以来,又多次和体育总局、环保部、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等部门协商完善塑胶跑道标准有关事宜。前不久会同质检总局、工商总局、国家标准委联合开展了包括塑胶跑道在内的基础教育装备产品质量专项检查行动,要求对塑胶跑道生产、采购、施工、验收等环节进行检查。6月21日,再次会同环保部、住建部、体育总局和国家标准委等部门研究标准制定等有关问题。

  2.问:针对当前媒体曝光的“毒跑道”种种问题,教育部将采取哪些具体举措?

  答:我们要求各地教育部门立即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对经过环保、质监等权威机构检验确认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塑胶跑道,要立即进行铲除,并妥善安排学校的体育教学活动。二是利用暑假期间,邀请环保、质检等部门专业机构对近期新建的塑胶跑道进行一次检测和排查,并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根据排查结果进行分类整改。三是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进一步明确质量与安全要求,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

  近期,教育部还将联合环保部等部门召开“合成材料跑道专项整治电视电话会议”,全面部署校园合成材料跑道的排查和整治工作。

  3.问:教育部将如何治理“毒跑道”?

  答:解决“毒跑道”问题,我们将积极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协调国家有关专业部门和标准研制部门完善相应的标准,加快修订过程,实行强制标准,增强标准的科学性、规范性和强制性,更加体现学生健康优先的原则。二是协调有关监管部门加大对塑胶跑道的生产过程的监管,进一步明确教育、体育、住建、环保、卫计、工商、质检等部门的责任分工,建立多方联动、各司其职的部门协调工作机制。防止生产过程的监管缺失,确保提交给教育部门或学校的塑胶跑道质量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要求。三是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严格执行教育部的相关文件要求,与生产企业签订体育场地建设合同时要强调质量标准要求。在招标过程中要选有资质、有信誉且有一定规模的生产企业,把质量放在第一位,不能简单以价格作为最主要的竞争指标。同时,要因地制宜选择不同的场地建设方案,根据经济条件、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选择不同的方案,不要将塑胶跑道作为唯一的选择。四是加大责任追究力度,对教育部门和学校有关人员在体育场地建设过程中,因徇私舞弊、玩忽职守等造成体育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甚至“有毒”的相关责任人,要坚决予以严肃查处,决不手软。

(综合新华网、央视、教育部网站等)

学校的塑胶跑道直接关系到孩子的健康。十年前就曾有塑胶跑道成分安全性的质疑和预警,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毒跑道”问题真的集中爆发,难道我们还不该重视吗?可喜的是,教育部已经表态采取具体措施治理“毒跑道”问题。希望不久的未来“毒跑道”可以成为历史。
调查你认为依靠出台更加严格、更有针对性的国家标准,能否避免“毒跑道”事件重演?
0%
12345
不能0%
5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