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山东 | 体育 | 娱乐 | 女性 | 财经 | 幽默 | 评论 | 书画 | 博客 | 旅游 | 图片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商桥 | 打折
 大众报系: 大众日报 农村大众 齐鲁晚报 生活日报 鲁中晨报 半岛都市报 经济导报 城市信报 青年记者 成长先锋 新闻书画网 国际日报山东版 南美侨报山东版
 当前位置:首页>首页新闻a
站内搜索:
血奴部落服用禁药催血卖钱
2007-04-04 09:18:00 作者: 来源:东北新闻网

这些卖血的人在等待抽血的间隙,聚在路边赌博。
这些卖血的人在等待抽血的间隙,聚在路边赌博。

职业卖血人上午在血站抽完血,血站工作人员下午就将献血费发给他们。
职业卖血人上午在血站抽完血,血站工作人员下午就将献血费发给他们。

  第五部分 暗访日记

  3月23日 晴

  乔装会血头

  到达揭阳的第二天。天气晴朗,稍显闷热。中午,线人F三杯白酒下肚,又说起了他卖血的遭遇。他提出,想了解血头如何控制血奴卖血,必须卧底调查。

  午饭后,F先去血头“大胡子”家探风,看要不要新人。下午15时,F通知记者,“老板(血头)已经同意你去他那里住。编好卖血的理由,不要让血头发现破绽。 ”一番简单乔装,F带着记者来到卢前村。

  村子四通八达,石板路和水泥路路路相通。血头“大胡子”租住在卢前村东新围,进村后得绕两个巷子才能找到。“大胡子”家里阴暗潮湿,三名男子正在看电视,他们说“大胡子”早上出去喝酒了,要到晚上21时才会回来。

  F压低嗓子说他们都是卖血人。三男子神态疲倦,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脸色蜡黄,身材虚胖,走路蹒跚,好像风一吹就会倒。F称呼他“老山东”。见F突然到来,“老山东”十分吃惊:“哎哟!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不干吗?哈哈!是不是找到活干却没力气吧?还是卖血好,胳膊一伸、血一抽就来钱,爽得很!”

  3月24日 晴

  小店办假证

  早上9时,“咚咚”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打开门,F走进房间说,“老板(血头)说要你们赶快去他家住,还要10张假身份证,过两天就要去卖血了!”

  F向记者要了根烟猛吸一口后说:“你们要赶快去照相,然后我带你们去揭阳血站门口的那家小店办假证。办好假证才能获得血头的信任。一定要跟那家小店的老板娘搞好关系,血头、血站跟她的关系都不错。这个小店最重要的‘业务’就是帮卖血人办假身份证!”

  F说,根据法律法规,献血者献一次血要等半年后才能再次献血,他们(职业卖血人)拿一张身份证只能卖一次血,下一次卖血就要用另一张。这些职业卖血人去血站卖血拿不到献血证,血站也明知道这些人是职业卖血人,但为了多采血,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使用假身份证一事双方都是心照不宣。在某种意义上说,血站与血头已经达成了默契。因此,去揭阳血站门口那家小店是必经的暗访程序。

  小店位于揭阳血站大门斜对面,面积30多平方米,货柜上堆放着香烟及矿泉水等各种饮料。F进门后大喊一声:“老板娘,我来了!”一名中年妇女拉开阁楼的隔板,探出脑袋:“哎呀!F呀,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说不再‘拿货’(卖血)吗?”“不‘拿’不行啊!找不到好工作哦!这不,现在我又带了小兄弟来‘拿货’!”F指着站在一旁的时报记者。

  “带好照片了吗?要办几张身份证?”老板娘下了阁楼。“可以先看看你这里制造的证吗?”我们表示担心证件过不了血站的关。“你们放心,这只是形式,血站不会管的,要的只是证件。”说完,老板娘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叠假身份证。“太假了,明显就可以看出是假的!”我心里暗叫。“你是要光板的还是加防伪标志的。光板的5元一张!”老板娘询问。“先来光板的吧!”我们说。“能不能4元一张呀!他们刚来,没多少钱!”F帮我们说话。“好啊!你们拿到照片就来办吧!”老板娘爽快地答应了。(当然记者最后并没有真的去办证)

  3月25日 晴转多云

  酒后爆内幕

  为了从血头身上了解更多内幕,我们商议决定由线人F出面请血头吃一顿饭。F同意我们这样安排。为此,这天中午,F在血头家吃过午饭后就来到我们驻地,“已经说好了!晚上6时我们就找一个地方请他们(血头)吃饭。”F说,“请他们吃饭,地方不要太好,中低档的大排档就可以,以免让他们产生怀疑。因为来这里卖血的人大都是没有钱的人。另外要买一瓶酒,酒也不要太好,8到10元就可以。”

  下午5时,我们去寻找中低档餐馆。在揭阳海关附近,我们找到了一家川菜馆,订好了一个包厢。晚上6时,“D哥”先到了,F把他迎进订好的包厢。大家寒暄了一阵后,F和其他记者出去等候另一血头“大胡子”。包厢只留下我和“D哥”两人。“你怎么想进入这个圈子?”“D哥”盯着我,显得十分怀疑,“来做这个实在不值得哦!我劝你还是不要干这个。‘D哥’押了一口茶。我谎称自己在老家打架捅伤了人逃出来找活路。”“D哥”沉默片刻说“那好吧。”

  不久,F上来了,没看见“大胡子”他们,“他们赶不过来了!被别人请去喝酒。”“那好,那我们几人喝吧!”“D哥”说。酒过三巡,“D哥”说他来这里近20年了,干这个已经有十五六年了,以前跟随“大胖”(血霸)在汕头打架,现在干这个其实也是靠打架打出来的。“D哥”说,以前,在揭阳带人卖血的,不只一个“江西帮”,还有“湖南帮”,“东北帮”和海南的,经过数次争夺后,目前只剩下两个就是江西的和安徽的。需要卖血就必须办好至少10张假身份证件去血站,“要去‘拿货’必须知道自己属于何种血型,然后我会通知你去哪个血站,可以这么说每个月拿12次,保证能赚1000多元,那就不愁吃穿了!”

  到了晚上8时,饭局结束了。F说要再去“D哥”家看看,说准备安排我们两人去“D哥”家住。“D哥”同意了,带着我们步行来到他租住的地方,进入他家发现里面住了10多名职业卖血人员。“以后你们就可以住一楼的房间。”“D哥”对我们说。

  3月26日 阴转雨

  虚惊一场

  来到揭阳几天,仍没有了解到血站卖血的真实状况。这让大家感觉十分焦急。“是不是被人怀疑了!怎么还没有看到职业卖血人去血站卖血的迹象呢?”由于其他暗访基本完毕,最后一个环节就是暗访血头组织卖血人去血站卖血的状况。“不太可能。要是被发现了,肯定不是这个样子!”F安慰记者,“有可能是血站这些天血供应还比较充足。再等到晚上或许就有消息。”

  F说,血头组织卖血,如果是去五华,那么晚上9时就知道,因为血头要包租中巴车前往五华。五华和兴宁那两个地方,卖血人比较喜欢去,特别是那些血液质量不过关的,这两个站基本上不验血,直接抽取卖血人的血,有时工作人员会看看卖血人脸色,假如脸色很难看就会要求该卖血人“出局”,不要他的血。这两个站抽血没有揭阳和潮州那么严格,而且这两个血站拿的献血表预先填好了有关单位的名称和献血人员姓名,卖血人只管卖血(献血人与表格上的姓名不一样)。

  不过,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证明这只是虚惊一场。

  3月27日 晴

  暗访揭阳血站

  由于仍然没有获悉血头组织卖血的消息。我们在驻地寻思了半天,决定去跟踪暗访职业卖血人“业余”生活。中午12时,我们吃过午饭后,来到“蓝月亮”网吧,刚好看到居住在“大胡子”家的职业卖血人——“眼镜仔”和“小江西”,正在疯狂地玩游戏,而身旁还有一名眼睛通红的瘦小男子。线人F介绍说,熟脸,这名也是职业卖血人,这小子上网玩了通宵。

  就在我们看着这三名卖血人时,“眼镜仔”显得很不高兴,并用眼睛仔细看着我们。F使了使眼色示意我们离开。到晚上9时,F从血头家出来来到我们驻地,口气有点慌张地说,“我们被人怀疑了,尤其是那个‘眼镜子’询问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记者?”

  F告诉我们,明天有“货”拿,但为了打消他们的怀疑,他决定跟随血头去潮州,而让我们自己去揭阳血站,进行暗访。

  3月28日 晴

  卖血人血站领钱

  早晨6时10分,我们起了个大早,简单部署之后,步行前往揭阳血站。从驻地步行到揭阳血站,我们约花费半个小时,沿路上看见稀稀拉拉的人群,往揭阳血站方向走去。

  我们在揭阳血站附近观察了半个多小时,发现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早晨7时30分,来到揭阳血站的人员越来越多,我们决定进去查看。根据F的事先叮嘱,我们首先到了制造假身份证的小店,买了一包香烟和两瓶矿泉水,老板娘十分高兴。血站卖血人员很多,约有200人,挤在血站院子内,排着队等候抽血、验血。在血站门口,两三帮人正在赌博,突然看到“陌生面孔”,几名男子十分警惕,盯着我们上下打量,直到小店老板娘吩咐我们填表排队抽血,才打消他们的疑虑。

  中午1时,F从潮州回来了,偷偷说了句:“还好那几名怀疑你们是记者的卖血人,没有告诉血头,虚惊一场!你们下午可以暗访,血站直接将钱发给那些职业卖血人。”

  下午3时30分,我们再次进入揭阳血站,果真看到100多人正在血站领钱。我们拍摄完现场情况之后,立即搭上下午5时大巴,返回广州。

  编辑点评 有缺陷的“制度”比违规操作更可怕

  违规卖血发展为“血霸”、“血头”控制的地下帮派组织,个中原因,人们通常会归咎为有关单位、部门人员与血头的相互勾结。这无疑是可怕的,然而,更可怕的还不是这样的违规操作,而是在“遵章守法”中狠钻制度漏洞的冷漠行为。因为,明显的违规操作是易于打击的,但在“遵章守法”中利用了制度缺陷,追究起来就不大容易。

  非法卖血的每一步骤,都令人触目惊心。生活无着者在救助中被血头带走,血头能从血站中知道采血所需的血型,“血奴”持假身份证献血,血头血霸屡屡出现在血站成为“献血”组织者,有献血任务单位重金购买“献血证”等等,都是这样明目张胆。然而,只要某个环节被卡住了,卖血就难以进行。

  可惜,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所涉部门也没有违规操作。因为法律并无规定:救助站要保护被救助者不被谁人带走;血站不能公开采血的血型,并对血头血霸和假身份证负有识别责任;单位的《献血证》只能来自下属员工——所以,他们都没有违规,都可以振振有词:“我们是按规操作。”

  长达20年的“卖血部落”,来来去去十来个的大小血头,一月卖血十余次的“血奴”,如果说有关血站对此都不知情、对他们都不认识,怕是天大的笑话。笔者揣测,当中大概有几种心态:为“顺利”完成采血任务开只眼闭只眼;对黑暗现象麻木不仁,只要伤害的不是自己;当中得到了什么好处,默许中加以纵容。在他们看来,只要遵从验血和登记身份证等规定程序,出了什么事也找不着我的碴儿。

  这是多么可怕的冷漠,而冷漠的背后,是现行献血、采血制度存在着明显缺陷。如何确认献血者的身份证,如何提高血检技术杜绝低质血液,在打击血头和非法卖血中血站负有什么责任,应否给单位下献血任务?都有必要重新研究加以规范。在责任感、道德心缺失的今天,有缺陷的制度要比违规操作更为可怕。

 

编辑: 栾晓磊
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






 
报业集团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07 www.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xinwen@dzwww.com
鲁ICP证:000100号 经营许可证:鲁B2-20061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