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课外班”不走市场化 很多做法值得中国借鉴

2015-09-09 14:16:19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胡晓光

新学期开始了。除了学校的正规课程,父母们还在为孩子们上哪些课外班操心。如今,课外班已成为很多中国学生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价格不菲的各种“班”,也给家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在俄罗斯,也有各种课外班,它们有一个总的名称——补充教育。

与中国的课外班最大的不同是,俄罗斯的补充教育体系由国家出资建立,是国家教育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像中国那样靠市场化运作、游离于正规教育体系之外。俄罗斯在艺术、科学、体育等诸多领域能取得傲视全球的辉煌成果,俄罗斯人表现出的很高的个人素养,与该国非常完整的补充教育体系密不可分。

让孩子实现个性化发展

俄罗斯现代补充教育体系始于苏联时期,当时称作“校外工作”和“校外教育”。学生们在少先队之家、少年宫、体校、少年技工实验站和少年自然科学家实验站中接受补充教育。苏联解体后,俄补充教育体系一度被弱化甚至摧毁。近年来,俄各界在反思教育改革的过程中,深刻认识并体验到补充教育体系,特别是德育体系、校外工作和青少年休闲组织等被破坏的消极后果。因此,重构补充教育体系成为俄教育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天,俄每座城市和每个居民点,都有从事补充教育的各种实验站、中心、学校、少年之家、少年宫,涉及的方向有科技、体育、艺术、旅游、地方志、生态生物、军事爱国主义,等等。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全俄约有1.17万所补充教育机构,管理基本分三块:少年宫由教育局管理,艺术类学校由文化局管理,体育类学校由体育局管理。补充教育的国家政策由俄教育科学部统一制定。

俄教育科学部副部长卡加诺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有人可能觉得,补充教育中的“补充”一词指的是这一体系相对于其他教育领域的“次要地位”,实际并不是这样。“我们认为,在当今世界,补充的、非正式的、开放的和个性化的教育,发挥着越来越显著的作用”,正是补充教育应该向孩子们提供适应飞速变化的周围世界的技能。

在俄政府看来,补充教育是开放的差异化教育,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倾向和价值观自愿选择参与差异化的教学计划,自主选择掌握教学计划的机制和速度,构建个性化的教育路径,这一点对天才儿童、身体有缺陷儿童更是具有特殊意义。在这样的体制下,孩子们有尝试的权利、犯错误的权利,也有更换教育计划、教师和机构的机会。

俄政府认为,补充教育通过为每个孩子的成功创造条件,履行了“社会电梯”的职能,有利于社会稳定和公正。

不能全甩给社会和家长

俄罗斯补充教育领域近些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国家对这一领域给予很多关注,并出台了多种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学生补充教育发展构想》是最新的指导性文件,要求联邦和地方重视补充教育,不要将其甩给社会和家长。

俄补充教育体系资金主要来自国家,小部分来自私人投资。俄教育科学部副部长卡加诺夫说,在俄罗斯,对补充教育的拨款属于联邦主体国家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的权力,定额支出由联邦主体国家权力机关确定。俄罗斯发展补充教育的国家政策原则中还规定,扩大国家对补充教育的预算拨款义务。

苏联时期补充教育全部免费,现在也只是个别班开始收费,但收费比较少,比如学员额满后还有人要学,需要交费。社会需求比较大的一些班,也收一定费用,但整体上补充教育体系是免费的。目前,补充教育经费拨款转为人均经费体制。原来日常维护需要多少钱就划拨多少资金,现在改成收多少学生给多少钱。

据俄教育科学部提供的数据,联邦主体给补充教育的预算开支2013年为1221亿卢布,2014年为1505亿卢布。到2020年,俄补充教育体系的目标是涵盖不少于75%的年龄在5到18岁的学生。俄教育科学部提出,到2020年,免费补充教育的时间应达到每人每周6小时。

补充教育机构所有教师由国家供养。俄罗斯人艺术、修养整体水平比较高,与这一体系的存在有很大关系。因为所有老师都是专业毕业,从事舞蹈、音乐、美术、数学、外语等教育的老师都受过较好的专业教育。这是俄教育的一大特色。

很多做法值得国内借鉴

根据俄政府的调查,俄罗斯家庭对孩子接受补充教育、包括付费接受补充教育的兴趣近些年不断增长。

俄罗斯之声记者娜塔莎向本报记者讲述了她的女儿接受补充教育的经历。

娜塔莎的女儿9岁,从4岁起上儿童声乐综合训练班,学习唱歌、跟着音乐跳舞。随着年龄增长,课程越来越难,开始学习独唱和合唱,舞蹈设计,表演艺术。每周上三次课,每次持续三个小时。这些都是放学之后的,学校还有家庭作业要完成,对孩子来说这些相当沉重。而当训练班准备音乐会或者外出演出时,每天都要进行彩排,常常持续到深夜。家长们都等累了,可孩子们却喜气洋洋!他们非常喜欢在训练班学习的内容,喜欢唱歌,喜欢演出,喜欢换装,打理头型,喜欢接受欢呼!

大多数中小学也提供补充教育服务。每周4个小时费用由市预算支付,超出4小时的时间由家长付费。

据记者了解,娜塔莎女儿的情况不是孤立的个案。她二年级的同班同学,每天放学后不是急着回家,而是奔赴不同的地点,上国际象棋课、舞蹈课、计算机课、音乐课、数学课、外语课。一些同学选择教学质量较高的私立学校学习数学、外语、计算机,其他科目上公立教育机构免费学习。对于5到18岁的俄罗斯学生来说,接受补充教育已经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课外生活方式。

娜塔莎说,从整个俄罗斯来看,最近10年来带孩子接受补充教育简直成为时尚。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公使衔教育参赞赵国成认为,俄罗斯补充教育体系由国家出资建立,不像中国的课外班全靠市场化运作,这一点最值得中国借鉴。(记者 胡晓光)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