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的回忆与纪念:一部法律,两场战争,新的恐惧

2015-09-11 08:25:00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

  中新网9月11日电 14年前的9月11日,纽约世贸双子塔楼轰然倒下,成为美国民众无法摆脱的恐怖回忆,同时也揭开了美国“全球反恐”、“先发制人”战略的序幕。十几年中,“9·11”事件给美国带来了一部影响深远的法律;两场难堪收场的战争;但“9·11”的“遗产”并不止于此;14年后,新的恐惧仍未远离。

  【创伤:四架飞机,两座楼,2996名遇难者】

2001年9月11日,客机撞击双子塔楼及双子塔楼坍塌的画面震惊世人。

  2001年9月11日,客机撞击双子塔楼及双子塔楼坍塌的画面震惊世人。

  2001年9月11日,19名恐怖分子劫持了美国4架民航客机。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的世贸中心双子塔楼遭两架客机撞击后起火坍塌,华盛顿附近的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遭一架飞机撞击,一角被毁。一架遭到劫持的飞机原计划袭击美国国会或白宫,但在宾夕法尼亚州坠毁。

  “9·11”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本土最为严重的一次恐怖攻击行动,遇难者总数高达2996人。袭击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千亿美元,航空业和保险业损失尤为严重,曼哈顿下城的经济活动一度陷入停顿状态。

  联合国报告称,此次恐怖袭击对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达200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生产总值的2% ;对全球经济所造成的损害甚至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 。

  【遗产:一部法律,两场战争】

2011年12月15日,美国驻伊拉克部队在巴格达附近的军事基地举行了降旗仪式。这标志着历时九年的美国伊拉克战争正式画上句号。

  2011年12月15日,美国驻伊拉克部队在巴格达附近的军事基地举行了降旗仪式。这标志着历时九年的美国伊拉克战争正式画上句号。

  “9·11”发生后,美国认定“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是幕后主使,并以保障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实行先发制人战略。北方司令部、国土安全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打击恐怖主义国家战略》……两年时间内,美国政府先后成立多个新的安全机构、出台多部战略,为“先发制人”铺平道路。“一部法律,两场战争”也由此成为了“9·11”给美国人留下的直接遗产。

  “9·11”事件发生后仅8天,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爱国者法案》,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赋予当局更多的侦查和搜查权,并加强了对移民和外国留学生的跟踪和控制。这一法案成为日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监听监控的法律依据。

  当年10月7日,美国对庇护本·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2003年3月,美国又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与本·拉登相勾结为借口,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

  但令美国尴尬的是,在“消灭”了本·拉登和萨达姆政权之后,美国至今仍未找到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丝毫线索,反倒是美国自己陷入了两场战争的泥潭中难以脱身。

  【14年过去,身心伤痕难愈】

美国9·11国家纪念博物馆。图为9·11事件中遇难者的照片墙。

  美国9·11国家纪念博物馆。图为9·11事件中遇难者的照片墙。

  “9·11”给近万名死伤者及家属带来了长久的伤害,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9·11”不仅在当时制造了惨重伤亡,还有很多人时隔多年后仍被困在“9·11”的梦魇中。

  双子塔楼被撞之后,警察、消防员、志愿者们率先进入现场展开救援,这些“第一救援者”(first responder)成为了英雄。但壮举之后,不少救援者患上了“9·11病症”,多年来饱受身体疾病及心理障碍的困扰。

  据今年8月的最新统计,救援者中有3700人确诊罹患癌症。研究发现,曾参与救援的纽约消防局救援人员罹患肺病、甲状腺癌、结肠癌、前列腺癌和血液癌的风险远远高于普通人。

  噩梦还不仅仅是病痛。“9·11”过去整整10年后,美国政府才根据《“詹姆斯/扎德罗加911健康与赔偿法案(James-Zadroga 9/11 Health and Compensation Act)》向当事人提供用于医疗和健康的资金。救援者们至今仍不得不为获得相关资金而费尽心力。

  对遇难者的赔偿也不尽如人意:纽约三兄弟的父亲在“9·11”事件中遇难,但三兄弟14年来浑然不知可获得100万美元的赔偿金,直到14年后的2015年,这笔钱才因为律师的争取发放到他们手上。

  对于他们来说,大张旗鼓的“全球反恐”、在双子塔楼遗址“归零地”新建起的纪念馆,每一年的“9·11”·纪念,恐怕无法抹去刻在身体和心灵上的伤痕。

  【新的恐惧:恐袭仍未远离】

2013年4月,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遭遇致命的恐怖爆炸事件,美国各大城市接到消息后,已经纷纷开始加强安全戒备。图为洛杉矶警察手持重武器在街头巡逻。

  2013年4月,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遭遇致命的恐怖爆炸事件,美国各大城市接到消息后,已经纷纷开始加强安全戒备。图为洛杉矶警察手持重武器在街头巡逻。

  2014年“9·11”前一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电视演说,标志着美国再次向恐怖主义宣战:“美国将削弱并最终毁灭‘伊斯兰国’(IS),为此将在叙利亚境内实施空袭;如果胆敢威胁美国,你将找不到安全乐土”。

  整整一年过去,虽然美国、英国、土耳其、沙特等数十国组建盟军,对盘踞在伊叙两国的IS展开空袭,但IS依旧在中东攻城略地。甚至不少前往中东投奔IS的极端分子转而返回原籍,谋划在欧洲、在美洲展开新的恐袭。

  今年5月,美国一名高级官员透露,美国政府如今“几乎每天”都立案调查疑为支持IS恐怖活动的同情者,显示IS的威胁日益严重。

  在今年7月4日的美国国庆日期间,美国人的恐惧几乎达到近期以来的顶点:全美面临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恐袭威胁达到历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政府提醒美国各地大使馆提高安保;全美执法人员提高警惕严防恐怖袭击;纽约州州长指出,纽约仍然是恐怖分子的“头号目标”。

  尽管“基地”组织受到重创,头目本·拉登被击毙,但在过去的十几年间,恐袭持续发生。从巴黎、马德里到突尼斯,平静始终未能来临;如今IS又接过了“基地”的“大棒”。人们应该意识到,恐袭不会永远发生在距离自己遥远的土地上。下一个“9·11”,离美国又有多远?

初审编辑:魏鹏

责任编辑:余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