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9.11”事件3700余名救援人员确诊患癌

2015-09-11 15:07:00来源:中国网作者:

  68岁的NickSchiralli没想到,14年前的9月11日那天,他因迟到一小时捡回了一条命,14年后,他却还在为“9·11”付出代价:至今无法离开氧气瓶,最多走五分钟就得停下吸口氧。因此,他得搬到康涅狄格州氧气充足的深山里住。他得的是肺气肿,“9·11”四年后确诊,无法根治。

  “这代价不算严重,我的妹夫,他是纽约消防员,‘9·11’期间一直在地面上抢救伤员,去年死于白血病,才56岁。”电话那头的Nick停顿了一下,似乎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开始沙哑,他说,还有很多人在为“9·11”付出生命代价,再次停顿,3秒后,他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对记者说,“你明白吗?那时在附近工作的人们在死去,慢慢地痛苦地在死去。”

  就在Nick的妹夫、消防员RobertLever离去的那一天,2014年9月22日,他在消防局的同事,DanHeglund和Lt.HowardBischoff也在几个小时内相继离世。前者死于食道癌,后者死于结肠癌。在纽约环境保护与健康部门网站上,甲状腺癌、白血病、肺癌、食道癌、前列腺癌症是“9·11”相关疾病中最集中的五种类型。

  最新官方数据显示,参与地面营救、清洁的消防员、警察、环卫工人中3700多人确诊患上癌症,其中2110人是消防员,各种数字还在上升。此外,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患上癌症的普通居民。14年过去,灾难看似结束了,却仍如魔鬼般蛊惑人心,死缠烂打,一不小心就索去无辜的生命。

  “一场即使醒来也无法忘怀的噩梦”

  广州人李华22年前移民来到纽约,就职纽约华人职工会。她告诉记者,距离双塔十几条街的唐人街里,她知道的就有3名华人因“9·11”引起的相关癌症离世,“两人是肺癌,一人是食道癌。一个两年前走的,一个三年前,还有一个走了五年了。”李华扳着手指数,她说,因为普通百姓无法得到政府补偿金,因此,三人都没去进行“9·11”相关疾病登记。

  而李华本人,也在“9·11”后患上呼吸道疾病,“也不知什么问题,就整天咳嗽,咳到心都跟着痛,时常一个星期开不了声。”

  “9·11”当日,李华在唐人街目睹了飞机撞上世贸中心南塔,“好几声巨响,一团团黑烟,我以为是演电影。”直到十几分钟后电源被切断,烟雾袭来,她才意识到真的出事了。那之后的三个月,唐人街粉尘漫天飞,“关了门窗,天天打扫,窗上桌子上仍全是灰尘。”往日热闹的唐人街,关门的关门,远走的远走。

  最难受的是鼻子,李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闻到的气味,“不是固定的一种味道,有时像死鱼发臭,有时又像臭屁醋,刺激得鼻涕狂流,还不停咳嗽。”

  Nick说,那就是地狱的味道,尸体的味道,世界末日的味道。倒塌的建筑如魔兽,爪牙肆意张狂地横在路上。人们总不忍也不敢注视,用领子、袖口捂着鼻嘴,或直接戴上口罩快步跨过。但那似乎是多余的,走过的人总会传来“咳咳”的咳嗽声。

  Nick当时就职于一家名叫Kelner的科技公司,他是技术总顾问。办公室离世贸中心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当天因为塞在路上,Nick推迟了在世贸中心的会议,途中就听到了世贸中心被撞的新闻,吓得他掉头回了家。

  他家距离世贸有16条街道,回到家中打开窗,他能看到滚滚浓烟,闻到各种刺激的味道。差一个小时就可能命断世贸,回想起来,Nick觉得自己余下的生命是被恩赐的。

  一个星期后,Nick接到要恢复工作的通知,返回办公室,一片狼藉,物非人非,“‘9·11’是一场噩梦,即使醒来了,也不可能忘怀”。

  12345下一页 12345下一页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孙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