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国内新闻

记者靠敲诈企业办假证敛财 最高1个月挣两辆车

2013年02月21日 06:47作者:来源:CCTV《焦点访谈》

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报道了一个叫做李德勇的人,他打着综合记者站的牌子,招聘人员,以采访为名,行敛财之事,今天我们继续关注这个话题。记者在李德勇的身边观察了多日,发现这是一个多年形成的,有一定架构的组织,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记者?

视频:记者靠敲诈企业获利 最高一月挣两辆车

记者靠敲诈企业获利 最高一月挣两辆车

  《焦点访谈》2013年2月20日播出《揭开黑记者的黑幕》,以下为内容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张泉灵: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报道了一个叫做李德勇的人,他打着综合记者站的牌子,招聘人员,以采访为名,行敛财之事,今天我们继续关注这个话题。记者在李德勇的身边观察了多日,发现这是一个多年形成的,有一定架构的组织,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记者?他们凭借着什么在社会上招摇撞骗?他们又有哪些敛财方式?记者进一步进行了调查。

  解说:

  按照招聘启示上的说法,李德勇所在的是一个国家正规报纸、驻连云港工作站,那么到底是哪家报纸的工作站呢?

  李德勇:

  我们这儿有《经济与法》、《中国新农村》、《农村青年》,我们是一个综合性的记者站,是我负责的,就这么简单。

  解说:

  按照李德勇说的这些所谓媒体的名字,记者在新闻出版的总署的官方网站上查找这些单位,结果一家也没有找到。他所谓的国家级正规报纸都是假的,当然就更不存在这些媒体驻连云港工作站。接下来再看看李德勇所领导的这个假工作站的组织架构。据记者观察,在这里不只李德勇一个人在忙,他的妻子、兄弟、各路亲戚七、八个人都在干靠所谓的新闻采访敛财这一行。而这些家人还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圈子。在这个组织里,李德勇还大量招聘外来人员,这些人一开始随着他一起外出充人数,等到跟李德勇学会了以新闻采访敛财的招术后,自己也单飞、单干去了,目前仍在单干这一行的还有二、三十人,墙上的这份名单上记录着这些人的名字,他们和李德勇之间经常互通新闻线索。

  知情人

  蔡先生:

  同行之间互通有无,哪家去了,以什么媒体的名义,拿了多少钱,谁接待的,对方姓什么、叫什么,这些资料他都记着,一个本上全是。然后他根据这个互相调配。同一个事实,以不同的媒体名义,分不同的人去,又可以产生第二次效益、第三次效益、第四次效益。

  解说:

  拿到别人提供的信息后,李德勇自己外出敛财,同时也给其他同行通报这些信息,比如记者跟随小刘一起去过的这家山东的食品场,就是李德勇曾经去过的地方。据小刘介绍,李德勇在这家企业已经要到了4000元钱。既然他们肯出钱,那就证明还有潜力可挖,所以李德勇又告诉小刘,以其他媒体记者的身份再次登门,这就难怪负责接待的厂办刘主任说怎么来的记者都是江苏的。

  刘主任:

  老家江苏的。

  小刘:

  嗯,江苏的。

  刘主任:

  都是你们江苏过来的。

  解说:

  李德勇等人利用互通信息的方式,跑遍了周边山东、江苏、浙江等地的开发区,甚至是各个乡镇。同一个地区、同一家企业、同一件事,你吃完,我去吃;你拿完了,我也得去拿。

  蔡先生:

  真的像蝗虫一样,走到哪里,吃到哪里,骗到哪里。

  解说:

  那么这些蝗虫式人物的牵头者李德勇究竟是什么人呢?在中国记者网上,记者竟然找到了他的名字和记者证,记者证显示他是一个名叫《购物导报》的媒体记者。在新闻出版总署的官方网站上,记者也查到了的确有一家媒体叫《购物导报》。记者在跟随李德勇外出采访时,也发现了他与这家媒体之间的确存在关系。比如李德勇等人外出敛财时,首选方式是收现金,但如果被采访对象不能提供现金,他们也可以接受汇款或转帐的方式。比如李德勇前往这家民营钢铁企业时,对方答应给李德勇15000元,但提出只能汇款,要求李德勇提供一个帐号,李德勇随即给了企业负责人一张名片,这是一张显示李德勇《购物导报》记者身份的名片,名片的背后留的就是户名为《购物导报》社的账号。第二天这笔钱果真汇到了《购物导报》的账户上,那么到了报社账户上的这笔钱又会怎么处理呢?知情人蔡先生就替李德勇办过这样的事情。

  蔡先生:

  这钱到了《购物导报》,除了有时候要抵扣一些报社该交的一些费用,实际上还是他的,还是他的,然后转到他个人卡里面。

  解说:

  李德勇已经完全把这种敛财方式当成了致富的手段,这样的营生收入可观,说起这个李德勇十分得意。

  李德勇:

  我跟你说干哪一行不如干这一行,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就是这么认为的,干哪一行不如干这一行。我去年4月份一个月挣两辆车,这两辆车都是去年4月份买的。

  解说:

  李德勇这样的人无疑是记者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他与《购物导报》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有待调查,如果他真是《购物导报》的记者,那么这就暴露出了个别媒体在管理上的漏洞。如果作为媒体处于利益驱动,聘用这样的人员,甚至还在非法创收中分一杯羹,那么这就意味着这家媒体已经将道德和责任完全抛在了脑后。

  张泉灵:

  我们看到李德勇不是一个人在活动,他带领着一批假记者四处招摇撞骗,而让李德勇这些人如此胆大气粗,起重要作用的还有这个东西——记者证。我们知道办理记者证需要一套非常严格的审批手续,那么李德勇手下这些假记者手中的记者证又是怎么来的呢?

  解说:

  记者到李德勇这儿后不久,他就开始游说说,可以帮着办个记者证。

  李德勇:

  你拿着记者证可以在全国各地去监督各个部门,就是这么个东西了。

  解说:

  据知情人蔡先生介绍,李德勇除了持有《购物导报》的记者证外,自己还有多个其它媒体的记者证,而且他还能给其他人办证。记者看到他给蔡先生办的就是名为《中国新农村月刊》杂志社的记者证,给这位小刘办的是名为《中国法制监督网》的记者证。另外,他的妻子、儿子、兄弟等人也分别持有不同媒体的记者证,这些记者证都有个特点,看上去来头都不小,动不动就带着“中国”或者“中华”的头衔。

责任编辑:马震

本文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点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