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作者杨益言与世长辞 享年92岁

2017-05-19 15:44: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大众网5月19日讯 19日10时25分,名满全国的重庆作家杨益言因病在重庆与世长辞,享年92岁。其代表作是罗广斌和他合著的《红岩》。这部长篇在1961年12月由中青社出版后,重印113次,再版两次,印数超过一千万册。

  杨益言,1925年出生于重庆朝天门,1948年在重庆被捕,囚禁于重庆渣滓洞。他在狱中结识了《红岩》的另一作者罗广斌。出狱后根据其亲身经历写成《红岩》一书。

  《红岩》讲述了1948年在国民党的统治下,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的共产党员在渣滓洞和白公馆中,敌人为了得到口供,妄图用炎热、蚊虫、饥饿和干渴动摇革命者的意志,但在共产党员的坚强意志前,敌人却是一筹莫展,一败涂地。

  1961年12月,正式出版,此书重印113次,再版两次,册数则超过了一千万。为红色经典作品,轰动一时。作者于1957年写出了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随后在这个基础上创作了此长篇小说《红岩》,后改编为红色电影《烈火中永生》。

    《红岩》是中国共产党人精神品质最高度的概括。红岩精神,是革命先烈坚持真理、改造社会的人生伟大实践;是革命先辈为国家、为人民无私奉献的真实写照;是我们改革开放发展建设过程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红岩》小说中的很多素材都是取自真人真事。作品一经面世,立即引起轰动,先后被改编成电影《烈火中永生》和豫剧《江姐》等,是发行量最大的小说;同时,被译成多国文字发行。该书被中宣部、文化部、团中央命名为百部爱国主义教科书。

  女儿回忆:小时候不知父亲是作家

  5B77705D41133A400552892ED97B8D2A.jpg 

  杨益言生前接受媒体采访。重庆晨报记者 高科 摄(资料图片)

  e363e3f238d762d1c4923666541aad20.jpg 

  杨益言和小女儿杨小谊

  杨小谊是杨益言的小女儿,也是跟杨益言在一起生活时间最长的女儿,2012年,记者曾采访了杨小谊,听她讲述女儿眼中的父亲。

  提到杨益言就不能不提小说《红岩》,杨小谊说:“我小时候根本不知道父亲是作家,父亲也没给我讲过任何关于他在渣滓洞的那段经历和跟《红岩》创作有关的任何事情。”

  e75271a3c464db375df8e48159b04f6e.jpg 

  杨益言

  杨小谊第一次知道《红岩》跟父亲有关,是在她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一本《红岩》,让我回去找父亲在上面签名,那时我才知道父亲是《红岩》的作者之一。”随后,杨小谊所在的学校邀请杨益言去作报告,杨小谊第一次听父亲讲跟《红岩》有关的故事。当小时候的杨小谊知道了父亲“坐过牢”,好奇的问父亲,而杨益言却用一句“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就简单的回答了。“我所知道的关于父亲和《红岩》的故事跟大家一样多,父亲从未单独再给我讲过,到现在都如此。”

  当杨小谊姐妹都知道《红岩》这部著名小说是父亲创作的后,杨益言却告诉她们,“任何时候都不准打着他或者《红岩》的招牌为自己行方便。”

  从未听过父亲抱怨 

  虽然没有看到父亲创作《红岩》时的情景,但杨益言2000年创作一部关于三峡移民的作品时的情形,给杨小谊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有关部门计划制作一部关于三峡移民的影视剧,便把创作剧本的任务交给了杨益言。杨小谊介绍,当时父亲已经是70多岁的高龄了,但接到这个任务后,杨益言还是多次深入库区实地采访。

  Img222137166.jpg 

  杨益言(左)和评论家阎钢在一起

  为了安心创作,杨益言最长的一次7天没有回家。当杨小谊看到父亲时,因为长时间坐着写作,杨益言的双脚都已经完全肿了。“父亲现在的病就是因为当时长时间大强度的工作留下的,但父亲对此却没有一句抱怨。”因为过度劳累,杨益言终于在创作过程中病倒住院了,但当他知道有一次重要的剧本讨论会时,他拔掉了输液的针头,要求马上出院。

  回忆起父亲对自己的影响,杨小谊最大的感受就是:“从不抱怨”、“从不说教”、“身体力行”。在杨小谊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很忙,只有“晚饭时间才能跟父亲在一起”。而杨益言在女儿们的心中极具威信,因为他总是严格要求自己,做好每一件事,“看到父亲都做的这么好,我们自己也就受到了正面的影响。”

  遗憾女儿未能继承事业 

  父亲写了这么出名的一本小说,但却没给子女带来任何经济利益。杨小谊介绍,早在10年前,父亲就将《红岩》的手稿捐赠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要是去卖,得值多少钱啊。但父亲从未这样想过,就是想要把手稿捐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许云峰、江姐和以他们为代表的千千万万革命先烈。”杨小谊介绍,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父亲就把收到的稿费全部交了党费,一分钱都没留给自己,而当时他们全家的生活条件并不好。

  虽然《红岩》没有给杨益言的孩子们带来经济上的收益,但红岩精神却深深的影响了杨小谊和她的姐姐们:“小时候父亲就带着我们姐妹去烈士陵园扫墓,回来还让我们写作文,了解那段历史。我们可以说从小就受到了红岩精神的影响,我和我的姐姐们都是特别善良、正直的人。”

  杨小谊说,其实父亲想女儿中能有一人从事与写作有关的行业,但是杨小谊的姐姐们都选择了财会、医学、英语,父亲便将最大的希望寄托在了杨小谊身上。“父亲甚至还特意培养过我”,但杨小谊在做了7年左右的记者后,还是选择放弃了文字工作,杨小谊歉疚的表示:“这也是父亲一生的遗憾。”

    (综合重庆晨报等。)

何建明:《忠诚与背叛》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红岩

  著名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联合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历华,写就的图书《忠诚与背叛——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获得本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在何建明看来,这不仅让重庆文学作品中又多了个国家级奖项,更重要的,是还原了更为真实的“红岩”。

  虽然小说《红岩》早已深入人心,但在现在年轻人中,对“红岩”真正有所了解的人却寥寥无几,其中大部分人是通过影视作品知道“江姐”、“小萝卜头”等人物。

  为此,何建明认为,还原一个个真实的红岩人物有助于年轻人了解那个年代,平凡人身上所彰显的惊人力量,用何建明的话说:“价值取向决定生命意义。”

  凌晨三四点开始写作 将自己带入角色

  “凌晨三四点是个神奇的时间,黑暗,但接近黎明,这就像极了那个混乱年代的特点。”何建明说,为了能够充分理解红岩故事里角色的心理历程,他总是在凌晨三四点开始写作,一直写到七点,太阳照亮整个城市。

  从2008年至2010年,何建明采访了屈指可数还健在的《红岩》中主人公和部分红岩先烈亲属。在厉华的大力支持配合下,他先后分3次从重庆拿到了大量珍贵第一手资料。回到北京后,何建明仔细研读材料。2011春节起,何建明开始进入紧张的写作阶段。在此后的几个多月时间里,凌晨写作一直坚持了下来。

  在此期间,何建明的肩周炎多次发作,他一直强忍疼痛。他说:“我一直在想,究竟多强大的内心才能熬过非人的困境,我把自己带入到作品角色中,试图去理解他们在想些什么。”

  何建明认为,适当的心理描写可以更加真实地还原历史真相,“以前,太多的作品塑造的都是高大全的人物形象,而真实的历史远比艺术作品要更加深刻、丰富和复杂。”

  在和记者沟通过程中,何建明反复强调:“我写的是一个真实的红岩,人物角色有血有肉。”

  大量历史真相首度披露 震撼人心

  小说《红岩》中,大家熟悉的“江姐”形象其实是几个女烈士的形象合起来所形成的,因而显得更为高大、辉煌。

  而在历史中,真实的“江姐”—— 江竹筠和李青林并不那么高大,江竹筠身材小巧,甚至可以把脚脖子自如地从脚镣里抽出,同志们则帮着她一直隐瞒到最后时刻。

  “一般都说江姐的原型是江竹筠,但考察真实的红岩,我更认可李青云,最出彩的并非江姐。因为李青云吃的苦最深、在牢房里发挥的作用也是最大的。”何建明认为,虽然江姐的形象属于多个人物的综合,但人物故事和性格上,更加接近何建明所搜集史料中的李青云。

  另外,因为时代局限,小说也回避、隐瞒了一些事。如大名鼎鼎的“双枪老太婆”,真实姓名叫邓惠中,49岁,是中年妇女而不是老太婆。

  在《红岩》里她没有名字,何建明翻看她的档案后发现,情况很特殊。共产党员被捕后有几种情况:啥都不说;只承认自己的身份;全招了。

  邓惠中属第二种情况,档案上先是写“未定”,后来不知怎么改成“叛”,而事实上她和大儿子都牺牲了,直到1985年才平反。罗广斌写《红岩》时邓惠中还算叛徒,所以他只好编了个“双枪老太婆”,而这一次,何建明把真实的历史重现给了读者。

  10万字整整一章写屠杀 惊心动魄

  在该书中,何建明用了整整一章共10万字来写屠杀,这在以往的文学作品中很少见。

  “我就想让读者知道革命先烈怎么牺牲的,他们在面对死亡时是怎样的状态,我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表现共产党员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

  何建明在2009年采访当年从白公馆脱险的郭德贤老人时,她曾经说:“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屠杀之一。”

  根据郭德贤老人回忆和相关材料,何建明向读者讲述了革命烈士王振华一家四口故事。

  王振华小儿子在1949年11月26日晚上,还因为饥饿向爸妈要吃的,无助的父母只好骗他“明天弄好吃的”。然而可怜的孩子哪知天亮后连发霉的稀粥都不可能再有了,等待他的只有惨遭杀害的命运。

  何建明说,他多次到过白公馆,也多次看过王振华一家四口住过的那间阴暗潮湿的牢房,“每每在此停留,心头都会隐隐作痛:一对年轻的革命者,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结婚、生育,靠每天喝半碗发霉了的稀粥养育两个幼儿,而凶残的敌人在最后时刻竟然会对这样的一家四口斩尽杀绝。”

  关于屠杀的文学追寻,何建明还有很多惊人的发现,比如他发现许多共产党人都不是诗人,但在狱中他们都变成了诗人,许多人是作着诗、诵着诗壮烈牺牲的。

  信仰让生命的躯体负载高尚的灵魂

  何建明坦言,他创作这本还原红岩真相的文学作品,还有个长远目的,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告诉青少年,信仰的力量决定了生命深度。

  “一个人,只有拥有坚定的信仰,才会彰显高尚的灵魂。”何建明说。

  “人活着,总要相信一些东西,坚持一些东西。或许,我们总是在抱怨,每天忙忙碌碌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着,物质丰富了但是却找不到精神寄托,于是惊呼,这个时代是一个缺少信仰的时代。”何建明表示,“其实,只要仔细观察,或是读一读这个记录真实事迹的读本,就会发现,原来,信仰不是个遥远的名词,而是就在我们的身边。”

  何建明同时也认为,这是一个忧党之作,在我们当今这个浮躁、焦虑与变幻莫测的时代,非理性的思维方式,与事实不符的偏见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在这种环境下,每一个共产党员,最宝贵的就是理性、知性以及建设性地去看待和理解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坚守自己的信念,并用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不断影响周围的人。

初审编辑:魏鹏

责任编辑:孙翔

推荐阅读
  • 多家快递公司上调派送费 6月1日起执行

    多家快递公司上调派送费-6月1日起执行.jpg

    快递业传出消息,从6月1日起,圆通、申通、中通、韵达、百世汇通、天天快递,将快递派送费在原有基础上每单上调0.15元。在上调派送费给出的理由方面,快递企业的说法是提高派件质量、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趋势、避免低价竞争。[详细]

    05-19 15-05京华时报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本科划转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本科划转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记者从团中央获悉,近日,教育部批准中国社会科学院、共青团中央关于申请创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相关事项的请示和关于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论证报告,同意创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详细]

    05-19 16-05中国新闻网
  • 大凉山最后的慢火车:47年线路依旧 22年票价未涨

    huoche.png

    依火红敏是西昌航天学校的一名初三学生,家住凉山州喜德县沙马拉达乡。依火红敏是一名彝族女孩,在西昌航天学校读初三,15岁的她,身高已经有1.62米。依火红敏的弟弟和妹妹在喜德县城读书,母亲在县城里面租了房子,专门照顾他们。[详细]

    05-19 08-05华西都市报
  • 为照顾患癌母亲 80后程序员辞职做环卫工

    5月10日,青岛市李沧区升平路环卫公司停车场内,臧坚收工后在清洗清扫车辆。几乎不会做饭的他,每天下班回家开始独自买菜做饭,做完饭之后又揽下了收拾家和照顾母亲洗漱的工作;平日里如果母亲在医院住院,臧坚会在医院搭个简易床,有时候医院床位紧张就在过道里将...[详细]

    05-19 07-05工人日报
  • 食用“迷你沙皮狗”?泰国创意美食外型逼真让网友看了心惊

    创意料理千百种,食物的卖点有时不光只是味道,外型的独特与创新也特别重要,日前泰国就有一间果冻公司发挥巧思,设计出了一款外型酷似真实小狗的食用果冻,并且将新产品放到社群网站上发表供人评价,许多网友看了之后直呼太像真品,还是按个赞过过瘾就好。据报道,...[详细]

    05-19 16-05参考消息网
  • 因漂流瓶结缘 澳9岁男孩结识4000公里外美国女孩

    据澳洲网报道,很多人都在海上扔过漂流瓶,收到回信的人则寥寥无几。“我们捡起瓶子,发现里面有一封信。[详细]

    05-19 16-05中国新闻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