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分几步?跟戚继光舰走一趟

2017-10-13 11:01:37 来源: 中国军网 作者:

  苏伊士运河是一条世界闻名的人工航道,位于埃及境内东北部,贯通苏伊士地峡,沟通红海和地中海,是亚洲和非洲的分界线。当地时间10月9日,正在执行远航实习和出访任务的海军戚继光舰从红海驶入苏伊士运河,并于当天下午15时许进入地中海海域,前往葡萄牙。有网友或许想问,条条大路通罗马,途径非洲好望角不也可以到达目的地吗?话是这么说,不过,选择走苏伊士运河,从印度洋到欧洲的航程可比走好望角这条线路要节省3000到4300海里呢!于是乎,这条对国际贸易和世界航运业有着极为重要意义的人工航道想不红都难!

  近年来,中国海军走出国门的次数越来越多,苏伊士运河也成为我国海军由印度洋驶向欧洲的首选之路。要知道,每年有100多个国家的船只通过这条运河,其航道条件如何,通过这条世界使用最频繁的航线之一究竟要经过哪些程序、耗时多久?军网记者带您跟着咱戚继光舰走一趟,答案通通都知晓!

  Step 1:出航前准备材料物资

  始建于1859年的苏伊士运河迄今已有158年的历史。2015年,造价82亿美元的新苏伊士运河疏浚工作完成,新航道自此实现双向通航,船舶通过时间也从原来的18小时缩短为11小时。出航前,舰艇在国内就要准备好一系列相关文书资料,如《国际船舶吨位证书》《国际防止油污证书》等。此外还需要在卫生检疫部门办理《船舶免于卫生控制措施证书》《健康证》等相关证件。当然,舰艇技术图纸也需要提前备齐,以防需要时提供。

  纸质材料齐了,还有少不了的过河装备器材。按苏伊士运河当局要求,过河时我们需要在舰艏安装苏伊士运河灯,驾驶室两侧安装探照灯,检查引水梯是否符合规定。说到引水梯,这儿我们就要多说两句了。引水梯它可不是用来引水的,而是提供给引水员登舰所用。那么,引水员又是做什么的呢?如果在陆地上,我们可以理解为“引路人”;换做运河和码头,引水员的主要工作就是根据船舰性能并结合所在河道或靠泊的港口情况进行引导航行。

  苏伊士运河的引水员多由埃及作战舰艇舰艇长退役后担任,对运河实际情况较为了解,经验丰富。往往在舰艇靠泊码头或进入运河前,引水员都会乘引水船到指定的引水梯口上舰。

  引水员。

  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我们会提前为引水员备好小礼物,以示尊重。这次,我们送给引水员一顶舰帽留作纪念。运河引水员多为伊斯兰教徒,在遇到其提出朝拜要求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

  悬挂埃及国旗是苏伊士运河通航制度中的一条明文规定。

  Step 2:过河前熟悉各类制度规定

  苏伊士运河连同两端入港引航航道全长193.5千米,河面最宽365米,水深达23.5米,可通航吃水16米、满载15万吨或空载37万吨的巨轮。过河前,我们必须熟悉它的通航制度规定,比如,所有在运河水域、塞得港、苏伊士港内的船舶,无论其吨位大小,在进出运河、航行、移泊时,都实行强制引航,还要悬挂埃及国旗。军舰如果想要过河,须提前30天报告埃及外交部、国防部以及苏伊士港口和灯标管理局。

  除了通航制度规定要熟悉,编队制度规定也是我们必须掌握的。这编队又是什么意思呢?这就好比我们在马路上行驶,分为不同的车道和方向,否则就容易乱套,在苏伊士运河航行也是同一个道理。这里实行三种编队制度:北上编队、南下第一队和南下第二队。此次我们的戚继光舰是由印度洋北上,因此应该遵守北上编队的制度。而北上编队又包括A组和B组两个小组,军舰则属于A组编队中的第一类船舶。

  在熟悉了通信保障、航道情况、相关航法,人员部署都安排妥当后,就要开始执行过河程序啦!

  10月9日凌晨5点,戚继光舰已进入苏伊士运河航道。

  Step 3:抵达报告线,与运河管理局建立联系,明确过河引水等事宜

  这次航行,咱戚继光舰计划在10月9日过河。按照规定,我们必须在前一天23点之前抵达指定锚地加入编队,从报告线出发进入运河航道的时间统一为9日凌晨4点,过河航速为7.6节(每小时14千米)。

  8日驶入埃及领海后,驾驶室就会进入一段非常繁忙的阶段,在这里值班的随舰翻译开始彻夜通宵与运河管理局进行双向联系,联络的内容涉及船舰的性能、当前所处位置、载员情况、下步动向等等。

  Step 4:开始过河

  按照规定的时间,9日凌晨4点,戚继光舰呼叫“Suez Port control(运河管理局)”,报告我舰已抵达报告线,询问下步动向。这个时候,对方则会指示我们抵达指定灯浮,利用通信设备在某一个波道与引水员联系,并告知引水梯的摆放位置。

  早上3时30分,戚继光舰迎来了运河的第一位引水员——苏伊士港引水员。这时,我们83舰上的1名副舰长、1名翻译从引水梯口将其迎接上来,并引导至驾驶室。舰长随即开始介绍舰艇性能,填写相关材料。

  在引水员的引导下抵达指定灯浮处后,我们就正式进入苏伊士运河进口航道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第二名引水员——苏伊士运河引水员登舰,在驾驶室与第一名引水员进行交接,继续为我们做“向导”。

  除了引水员,运河电工和带缆工也会一同登舰,在舰员的引导下分头工作。这里比较有趣的地方是,埃方运河工人往往在登舰后会摆摊售卖,这是他们的习惯做法。为尊重当地习俗,我们会为他们指定地点售卖。出售的东西主要是些具有埃及本土特色纪念品,如树皮画、金字塔摆件、钥匙扣等,而且可以砍价。

  新苏伊士运河还设有应急航道,可以提供转向。

  第一次通过苏伊士运河,我们的海军学员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学习机会。瞧,他们正在观测航道周围的浮标。

  随舰教员也会利用这一独特的课堂展开教学。这是天文航海教员在教学员测风速。

  一路上,我们可以陆陆续续看到一些运河两旁的特色标志物。但周边人迹罕至,这与当地的热带沙漠气候有着极大的关系。这里降雨量低,植被稀少,给人一种荒凉的美感,这与我们之前想象中的“繁华”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远处可见如尖刀状的苏伊士运河标志性建筑:War Memorial(东岸战争纪念馆)。它是整个航道的中间点。

  Step 5:抵达塞得港航道,驶出运河

  随舰教员给记者介绍,苏伊士运河每天平均有50艘船只通过,对每一艘船都有限定的航速,收取的费用也是不等的。

  实际上,早在新运河项目启动之前,中国就已经是苏伊士运河的最大使用国,也为此作出了不少贡献。中国港湾、中国水电等多家中国公司都积极参与项目建设,涉及能源、铁路、电子等多个领域。航行在我们中国人参与建设的国际航道之上,有谁能不为之自豪呢?

  整个航段共有两座大桥,这是其中的一座:旋转大桥,离东岸战争纪念馆很近。另外一座大桥叫做坎塔拉大桥。

  待到舰艇航行至伊斯梅里亚时,副舰长和翻译迎送第二名引水员离舰,第三名引水员轮换上岗。下午15时许,戚继光舰驶达塞得港附近水域后,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驶出苏伊士运河。浪漫的地中海,我们来啦!

  说了这么多,大家是不是对我们的“过河”经历有了初步的了解呢?如果想要真正体验一番,那就快快加入中国海军蓝色方阵,说不定下一次你就有机会随我们的军舰再次航经这条举世闻名的国际航道噢!

  (中国军网记者乔梦10月12日发自地中海,图片:乔梦、张晶、黄嘉翱)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