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冒充军队高官诈骗作案10年 有高级官员被骗

2011-12-05 07:07:00来源:央视网作者:

  【采访人物】

  周建设

  总参政治部保卫部侦查处 处长

  张 凯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 调研员

  程会权

  犯罪嫌疑人

  刘 鹏 北京军区某集团军 保卫干事

  刘瑞成

  犯罪嫌疑人

  谭磊山

  犯罪嫌疑人

  马 健 总政保卫部刑侦局 干事

  张 谦 私营业主

  罗似海

  犯罪嫌疑人

  余北安

  云南商人

  陈烈辉

  犯罪嫌疑人

  尹若亮

  总政保卫部刑侦局 局长

  【正文】

  解说:2011年8月下旬的一天,解放军保卫部门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

  周建设(总参政治部保卫部侦查处 处长):群众举报说有一个叫谭磊山的人,说这个人的话自称在中央首长身边工作,他能够的话给别人提供这个“军车”,而且的话,能授这个“军衔”,能把老百姓变成“军官”,甚至变成“将军”,他给你提供一台“军车”,要给他四百万人民币,如果说要当“将军”也可以当个“少将” 要三千万。

  记者:听到这个情况,你接下来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周建设:绝对是假的。

  解说:8月25日,在军地有关部门的通力合作下,涉军造假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调查发现,此案竟是一个连续作案十年的诈骗案,涉及到北京、云南、广东等十多省市,甚至还有高级政府官员上当受骗。

  张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 调研员):就在那个时候,这个事主余北安还不相信。觉得不可能啊,说这谭磊山是“军内”的“高官”,怎么成骗子了?说不可能吧,你们会不会搞错了?

  解说:买军衔,甚至是买将军,这个以“民族大业”计划为基础所编织的弥天大谎,总策划人叫程会权,四川省达州市人,今年56岁,先后四次入狱服刑,而第一次入狱便与“民族大业”有关时间是1983年。

  程会权(犯罪嫌疑人):搞“金盒子”,把信用社的钱拿了三千块钱去拿“金盒子”没有拿到,用了,1983年因为诈骗罪判刑三年。

  解说: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四川、福建等南方几省开始流传这样一种传说,国民党撤离大陆时留下了巨额的“民族资产”,“金盒子”就是传说中这笔宝藏的代称。

  记者:当时在你们当地都在传?

  程会权:都在传,现在还有,社会上还有很多。

  解说:在这个流传很广的传说中称,巨额的“民族资产”埋藏在全国各地极为隐秘,并由西南、西北、华南、华中、东北等五个分局的国民党潜伏人员掌管,总头目的名字叫陈玉珍。

  程会权:库里边有美金,美金,这个说有多少,有几万亿,有美金、英镑,

  记者:具体的说法是什么?

  程会权:陈玉珍就是五大局的首、头。

  刘鹏(北京军区某集团军 保卫干事):所谓的一个国民党时期潜伏下来的老太太陈玉珍,手里掌管着国民党撤离大陆之前搜刮来的一些金银财宝和一些外汇美元。当时新中国成立之后,这笔钱就由新中国政府给它冻结了,因为国外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咱们国家对这其它外国的钱也不承认,以这个为理由。

  解说:在虚无缥缈的传说中,随着时代的变迁,掌管民族资产的国民党潜伏人员愿意把这笔宝藏交给国家,但苦于潜伏人员的身份,不便直接出面,需要寻找通道,加上埋藏地点隐秘都需要大笔的挖掘经费和运作费用,这就是所谓的“民族大业”,也叫“解冻民族资产”。

  程会权:那是他们以前编好的,我也是捡的他们(的说法)。

  记者:这些资产都是藏在?

  程会权:藏在山里面的,藏在地库里面。

  记者:需要给它开掘出来?

  程会权:对,需要启动资金,就说是画饼充饥,画在那里的。

  解说:第一次寻宝就身陷牢狱的程会权并不死心,出狱以后,程会权开始在这个流传甚广的谎言的基础上编织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故事,第一步就是要让自己成为虚构的人物陈玉珍身边的人。

  记者:你说陈玉珍是你姑姑?

  程会权:对,我说我从小在她身边长大的,我就在她身边。

  记者:“民族大业”很多人在传,但是没有人能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

  程会权:也有,现在也有很多人,也有,也有,我说我也姓程,她也姓陈。

  解说:姓“程”和姓“陈”写出来很容易就识破,但用四川话说出来就没什么区别,程会权和虚构的陈玉珍就这样成了“一家人”,而且程会权还要让别人认为自己是陈玉珍惟一信赖的人。

  记者:比如说你跟她之间怎么联系?她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程会权:只有我去才能见到她。

  记者:别人要想联系陈玉珍,要想找到这个宝藏的话是找不到的?

  程会权:找不到。

  解说:在虚设了与虚构的陈玉珍间的特殊关系之后,程会权开始向外宣称自己手里有大量的美元,而且美元都由陈玉珍提供,这也是程会权经营骗局的第二步,而道具就是他在重庆买到的三百美金。

  程会权:要真美元才骗得到人家,就这样,我说她是真人,肯定有真东西。

  记者:要有真美元,同时自己还要有这样一个身份?

  程会权:真美元才骗到人那种。

  解说:有了这300美元后,经朋友介绍程会权认识了刘瑞成,这是他骗的第一人,也是他后来的合作伙伴。

  程会权:他还不相信,他说后面肯定有事情,我说什么事,他怕他说假的那种,我说你拿到银行里去换。

  刘瑞成(犯罪嫌疑人):“民族大业”这个事情啊,要说我介入的时间比较长。

  解说:刘瑞成也是四川达州人,所谓的陈玉珍的传说他很熟悉,而且他比程会权更早进入所谓的“民族大业”,对程会权的身份将信将疑的刘瑞成到银行兑换了刚刚换来的三百美金。

  刘瑞成:美元是用那个橡筋,橡皮筋捆的,不是那么一条条的封的,不是那样的,它是打散了的,这是第一次见到美元。

  解说:第一次见到美元,就没有让刘瑞成失望美元是真的。当时,正常的汇率是一美元兑换八块多人民币,而程会权兑换美元只需要六块。对刘瑞成来说,不管美元是否来自传说中的宝库,这都是个挣钱的好机会。

  刘瑞成:当时就想赚钱。

  记者:然后他也信了?

  程会权:对,最后他也到处传这样,那样,他们比我搞得早。

  记者:你是后起之秀。

  程会权:我是后起之秀,我拿的真东西,就是说,我身边有人。

  解说:从那时开始,在所谓“民族大业”的传说中多了一个程会权,他成了虚构的陈玉珍的侄儿。此后,刘瑞成又拿来将近三十万人民币想兑换成美元,程会权的机会来了,这一次程会权几乎是倾其所有换来一万美金,并且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程会权:我说是这是老太婆拿的,一扎,上面一张,下面一张一百的(美元),中间全是一块的。

  刘瑞成:当时看到一整箱美元全部山上拿出来的。

  记者:你说的山上拿出来的是什么意思?

  刘瑞成:就是程会权在山上背下来的。

  记者:那个山上怎么有钱?

  刘瑞成:不知道,就是山上老太婆拿出来的,给了我十扎。

  解说:回到家的刘瑞成发现钱数不对,第二天刘瑞成再次找到程会权。

  程会权:我说有多少算多少,其余我就给他打个欠条。

  记者:等于刘瑞成也被你骗了。

  程会权:是,那个时候是。

  刘瑞成:他还欠我钱的。就是这个钱欠的,欠了二十多万块钱。

  解说:程会权打好借条,并且承诺很快就会还给刘瑞成相对数目的美元,答应借钱给程会权这是刘瑞成犯的第一个错误,这二十多万恰巧也是程会权在所谓的“民族大业”里捞到的第一桶金。

  记者:他说他是老太婆的人你相信吗?

  刘瑞成:你说我不相信,但是那些东西是拿来的,他后面有人。

  解说:在一直苦苦寻找虚构的陈玉珍的刘瑞成看来,遇到程会权是一种巧合,但不巧的是程会权又一次身陷牢狱,这一次是因为假冒警察,刑期在2000年结束,还钱的事就此搁置。

  程会权在服刑期间,刘瑞成还不时到监狱看望,虽然还有钱在程会权手里,但刘瑞成并不着急,因为他相信程会权身后还有一处传说中的宝藏,那是一笔超过万亿的财富,也是在这期间刘瑞成结识了同样来探望程会权的谭磊山。此时,程会权与虚构的陈玉珍的特殊关系,让他成为“民族大业”行当里的知名人物。

  谭磊山(犯罪嫌疑人):我也反思,是不是有这回事?到底存不存在这个事?

  解说:谭磊山是个字画商人,由于生意主要集中在广东和香港等地,身边的朋友也很多,同样很早就听说并参与了所谓“民族大业”这件事。

  记者:你给我总结一下,程会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谭磊山:这个讲他太深了,我不好形容他,没有一句真话。

  程会权:他也是搞“大业”的人。

  记者: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有效的途径。

  程会权:对,他主要也就找那个老太婆,找不到,就是说,我说就在身边,就是这样。

  解说:2000年,程会权出狱之后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专门为根本不存在的陈玉珍雕刻了图章,并伪造了国民党潜伏人员的身份密件和财产证明,这些几十块钱就能搞定的道具让程会权的身份更具欺骗性。

  记者:是你自己去刻的?

  程会权:是,是我雕的,在那个雕章摊子上雕的。

  记者:看来还是有很多准备的。

  程会权:那人家不会相信,最后相信了。

  解说:再次见到刘瑞成时,程会权谎称陈玉珍正在酝酿“108计划”,需要一百零八人,出资一百零八万,这个计划将加快“民族资产”的解冻,促进两岸统一,不仅意义重大,而且奖励十分丰厚。宝藏一旦开启,凡是出资帮忙完成计划的人所出经费将用“一美元兑换一元人民币”作为奖励。

  程会权:见面之后我就说老太婆决定做“108计划”这种,我就说一百零八万块钱,那个时候我还是胆子也是很小的。

  记者:一百零八万是很大的数。

  程会权:很大的数字,所以我都不敢说,我说那是计划。

  解说:刘瑞成从程会权的说法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但他知道程会权的说法并不完美,必须加工才有说服力,经过刘瑞成的加工之后,成了下面这个版本。也是在此时,刘瑞成从一个受骗者的角色转换成了骗局的参与者。

  刘瑞成:他所说的所谓一步登天,一步登天就是什么,就直接找国家,找北京,他们也不躲躲藏藏的了,该什么,该摊牌的就摊牌,跟海内外配合。

  解说:程会权和刘瑞成将这个计划通告了谭磊山,并不知情的谭磊山对此深信不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陈玉珍惟一的代理人程会权,他带来的消息应该可信,而且还有如此丰厚的回报。

  谭磊山:两岸的事搞完以后,这个钱都要交给国家的,验收以后再返还给我们,所以我们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嘛。

  记者:你也在社会上也算是闯荡过的,怎么这种话你也就相信了呢?

  谭磊山:这个事实呢,亲自看到过的。

  解说:程会权同时承诺,资金只是暂借,事成之后一定会归还,而且回报将是相同数目的美元,这样的承诺极具诱惑力。谭磊山开始发动周围的朋友为这个计划投资。

  谭磊山:我们就给了他三百多万嘛。

  记者:这些钱你是从哪儿来的?

  谭磊山:都是你自己的钱,自己的也有朋友的也有,我几个朋友都支持他嘛。

  记者:多长时间这个一百零八万就到齐了?

  程会权:两三天的时间。

  记者: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解说:这三个人第一次合作十分成功,在短短两个时间段里,谭磊山一共凑到了三百多万,而第一笔一百零八万仅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钱到了程会权兜里也自然有它的用处。

  记者:这个三百多万都用做什么啦?

  程会权:三百多万我就在厦门买了套房子,我又买了五万多美金,还有刘瑞成拿了四十多万块钱。

  解说:每次谭磊山汇钱来,除了程会权拿走大部分,刘瑞成也会自己留下一部分,所谓见者有份。

  记者:一个人平白无故的或者说一个人以这样的名义老管你要钱,然后又从来没有办成过事,这么长的时间你就没有怀疑过?

  谭磊山:我怀疑过,确实怀疑过。

  解说:2001年前后,谭磊山开始通过程会权给远在深山的神秘人物陈玉珍写信,表达自己支持“民族大业”决心。同时,借此以证实陈玉珍的存在。

  记者:他给你回信是怎么写的?

  谭磊山:让我完成任务,把钱给她。

  记者:让你完成什么任务?

  谭磊山:支持她的钱,让她好办事。

  记者:你还称她为老妈,是吗?

  谭磊山:那个是尊称。

  解说:一旦缺钱,那位虚构的老太婆的语气也会变得十分严厉,并责骂谭磊山办事不力希望他尽快解决。

  刘瑞成:程会权这个人呢,他没有这个智商。

  记者:到现在你也这么认为?

  刘瑞成:认为。

  记者:包括老太婆写的这些信相信是真的?

  刘瑞成:是真的。

  解说:刘瑞成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对信的真假确信无疑,因为他就亲自代笔以陈玉珍的口气给谭磊山写过回信。

  刘瑞成:程会权就说老太婆,要我写一封信,我就写了,写了过后,他就拿回去过后,他就盖了章,程会权就拿给谭碧山了,是写给谭碧山的。

  解说:这一切谭磊山一直被蒙在鼓里,在“108计划”实施的过程中,谭磊山每次交出一笔经费都会收到一封来自深山的回信,并确认钱已收到,这一点让谭磊山更加深信不疑。

  记者:自己写?

  程会权:我写不来,读一年级还没有读完,我就找了一个老师。

  记者:他会写繁体字?

  程会权:他写繁体字,对。

  解说:拿到钱之后,程会权很快就在谭磊山的视野里消失,偶尔能打通几个电话,但是每次通话也是向谭磊山催要活动经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7年。

  记者:他给你这么多钱,不怕他追着管你要债吗?

  程会权:他追着问过,我说现在还没搞好。

  记者:我就很奇怪,像你这样编了这样一个谎,现在看来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谭磊山也好,包括这些别的人也好,他们就没有想过要来跟你对质一下?对证一下?

  程会权:没有。如果对质了,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那就早就溜掉了。

  解说:面对谭磊山的催促,程会权总是以“要等国家出面”来搪塞,并让谭磊山静静等待,而自己却在用骗来的钱享受,直到“108计划”的钱用光之后,程会权和刘瑞成甩开了谭磊山,打起了两个福建人的主意。

  刘瑞成:他们也找陈玉珍,他们也是找陈玉珍,也支持这个事,也支持这个“民族大业”。

  记者:程会权你是怎么跟他们介绍的?

  刘瑞成:程会权就是老太婆的侄儿,谁都知道。

  记者:你们怎么跟别人介绍,你们才是正宗的搞大业的人呢?

  刘瑞成:我跟那个福建人讲过,我们才是真正的,陈玉珍老太婆在这里,这里才是真正的,外面那些我说都是假的。

  记者:让他们别走弯路。

  刘瑞成:让他们别走弯路,不要再到外面去,这里那里还接触,如果接触还要上当。

  解说:其实,“一美元兑换一元人民币”带来的收益比程会权“正宗的民族大业”传人更有诱惑力,为了让两个福建人掏钱,程会权也在不断提高奖励的价码。

  程会权:出钱出得多的,就是说给三千三百万美金。

  记者:然后呢?

  程会权:二等奖是两千三百万,三等奖就是一千三百万。

  记者:都是你想出来的?

  程会权:那都是编的。

  解说:而“民族大业”长期流传于民间,让很多人都相信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口口相传时的神话和故事性的加工,让程会权虚构的陈玉珍这个掌管宝藏的人物更具基础。

  刘鹏: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社会上流传的一些说法是比较多的,这个黄长佺也是听了别人的讲,讲了之后,到专程到四川去看望这个刘瑞成。

  记者:黄的心里其实事先已经有了,打好了被骗的基础了。

  刘鹏:对。整个社会上有这样一部分人都相信这些东西,他们去了之后,就跟安排好的演一场戏一样,所有人都跟他们讲你是来对了。

  马健(总政保卫部刑侦局 干事):这是当时我们也在想,就是拿咱们常规来讲,可能我们没有生活在,那种社会环境下。据他们讲,从小,他的社会环境中,就一直在传说这种“民族大业”的事。

  记者:骗子也恰恰就是迎合了这种心理。

  马健:对,黄长佺、倪仰年看到他们,有陈玉珍的盖过印的文书,他们就深信不疑了。

  解说:程会权的基本原则就是但凡你有需要他就给你承诺,惟一的目的就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腰包,他用三年的时间,从两个福建人那里要来了一千五百多万,可是给出的承诺从来就不曾兑现。

  记者:他们怎么这样就能信,像你们这种就把钱就掏出来了。

  程会权:是,我也不相信这些事情是真的。

  记者:有没有露出马脚,让人觉得你们不对的地方?

  程会权:我没有看出来。

  解说:程会权每次都能成功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伪造了“陈玉珍”侄儿的特殊身份;另一方面就是专门针对相信“民族大业”的人群,最为关键的是用丰厚的回报作为诱饵。

  刘瑞成:都反正有一个故事,每次拿钱都有一个故事。

  记者:每次都得解释一下,每次都得去?

  刘瑞成:做工作。

  记者:你这个工作做得顺利吗?

  刘瑞成:不是那么顺利。

  记者:最后每次钱都到手了。

  刘瑞成:每次,每次是。他们,怎么说呢,你现在已经好像已经在支持这个事,已经进了这个套了,你要解决自己的事情,还要把这个问题要办下去,你不办下去,后面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

  解说:刘瑞成其实早就看清了窟窿越来越大的,所谓“民族大业”无法收场。但是,与程会权合作的巨大收益让他不愿意离开。而已经在程会权“民族大业”里,投资三百多万的谭磊山在2007年回到程会权身边,他的回归多少有些无奈。

  记者:又因为什么事,他们两个找到你?

  谭磊山:他又要一笔钱,他讲国家和海外全部都拉开了,台湾国民党的代表也过来了,在谈祖国统一的事了。

  记者:当时听到高兴吗?

  谭磊山:当时听了是高兴,马上就可以兑现,他讲,奖金是按照两千三百万的奖金嘛,它是一千三百万、两千三百万、三千三百万嘛。

  记者:二等奖?

  谭磊山:我是拿二等奖,二等奖现在只要把债务处理了就可以了,把债务还清了就可以了。

  解说:谭磊山回归的时候,程会权告诉他“民族大业”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展,陈玉珍已经开始跟政府接触,而且给出的回报与几年前相比已经好了很多,谭磊山心里也打着小算盘,计算着事成之后的收益。但是,找钱还是他的主要工作,因为山上老太婆陈玉珍的信中明确告诉他“民族大业”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否则前功尽弃。

  记者:为什么他们两个不去找这个钱呢?

  谭磊山:而你去找,他找不到啊。

  记者:为什么要了这么多钱,还需要不断要钱?

  谭磊山:已经到最后收尾了。

  解说:为了找钱,谭磊山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2007年,在北京开工厂的好友张谦进入到他的视野。

  张谦(私营业主):他就说做一些事情,几天就倒过来,像倒一下钱用。

  记者:管你借多少钱?

  张谦:当时借的是80万,最后自己借的高利贷,拿厂房抵押的。

  记者:能不能还?靠不靠谱?

  张谦:但是一个月以后就没信了,所以那边就追我,所以我就拼命的给还高利贷利息。

  解说:借到钱后,谭磊山很快就消失了,从这一刻起,谭磊山也完成了从受害者到行骗者的角色转变,而被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张谦,只能在人海中拼命寻找谭磊山。

  张谦:天天打电话,有时候打不通,有时候隔几个月给你发个信息,就一直拖拖到2009年,2009年才见了一面。

  记者:见面之后呢?

  张谦:假如说4月份见他,说6月份把钱差不多就给你,等到6月份、7月份实现不了,再跟他见面的时候,他又说到8月份 9月份,就老是倒时间走。

  解说:这次见面后不久,谭磊山和他的承诺一起再次消失在张谦的视野里,高利贷的高额利息只能由他自己想办法扛。

  张谦:最后弄得我成了二百多万高利贷,就这么来回,它是利滚利。

  记者:始终还不上。

  张谦:还不上。

  解说:利用“民族大业”的名义骗来的钱来得容易去得更快,程会权在花钱上从来都是大手笔,从福建人那里骗来的钱很快就挥霍一空。

  记者:一千多万也不是个小数了,你都怎么花的?

  程会权: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女人,我给她买了一套房子,最后买了一台车,我那个侄儿说新款的奥迪好些,我就换,我用了一千一百万左右。其余的就在刘瑞成那里,他怎么花的,我就不清楚这个事情,反正每次拿钱他都要扣一些。

  解说:每到一笔钱,刘瑞成总会从中扣掉一些,在这一点上程会权和刘瑞成都心知肚明,这也是他们合作多年的一种默契。

  记者:有了钱就开始买车、买房、养女人,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钱?

  程会权:想过,来得太容易了,如果我不是买了车和房子,我的钱也会花出去,谁都用得到我的钱,没办法别人也骗了我很多钱走了。

  解说:内心深处的恐惧没有挡住程会权继续敛财的脚步,现在看来并不高明的骗术,在面对梦想一夜暴富的人时却十分有效,过着舒适生活的程会权在广东结识了陈烈辉,在陈烈辉公司的一次偶遇让程会全多了一个骗钱的新想法。

  陈烈辉:我以前认识那个王晓军他们,他刚好开一个“军牌车”过来,他就看到这个牌,他问我能不能搞,我说这个不清楚,我帮你问一下,然后就搞这个牌了。

  解说:陈烈辉所说的王晓军真名叫罗似海,并谎称自己是武警部队的少校可以办理各种“军警车牌”。

  罗似海(犯罪嫌疑人):就是在路边办假证的那个,我就打电话问他,我说有没有那个(假军)牌,他说有。

  记者:多少钱?

  罗似海:五六百块钱。

  记者:后来你给他是多少钱?

  罗似海:第一副是六万五。

  解说:通过路边小广告花五六百块钱买来的假车牌,罗似海最后要了六万五千元,程会权肯花这么大的价钱,买假军牌和假军官证其实另有目的。

  记者:为了骗人家更方便?

  程会权:我看那些有很多老板,老板的子女都开这个军车,深圳那些。

  记者:开着这辆带军牌的卡宴?

  程会权:武警牌照。

  记者:武警牌照的卡宴有什么感觉?

  程会权:没什么感觉,就是过路不收费,也是没有什么,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比较遵守交通规则。

  解说:办好警用车牌后不久,福建方面要求兑现当时的承诺,否则将起诉程会权。情急之下,刘瑞成想出了一个安抚的办法,和程会权一起将假军车开到福建,安抚福建的投资者。

  刘瑞成:我就跟程会权讲,我说你跟福建拿到这么多钱,你起码跟人家有个交代,开过去让人家看一下,也放心一点。

  记者:欠这么多钱就开一辆车过去,人家就能放心吗?

  刘瑞成:放不了心。但是,不是办法的办法。

  记者:开过去以后他们信了吗?

  刘瑞成:也就是说等,就是这样的。

  解说:此时的程会权摇身一变,成了军队的高级军官,中央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可以自由出入中南海和美国大使馆,并受中央领导委托,全权负责所谓“民族资产”的解冻。

  程会权:乱编,都是乱编,都是刘瑞成说好了,我去说不了几句话。

  记者:但是你的身份很重要。

  程会权:不是,我说话也不行,万一说漏嘴,人家会怀疑怎么办,就是那样。

  解说:刘瑞成告诉福建的投资者,“军车”是国家专门配的,“民族大业”正在顺利进行中,大家只需等待,但这个小插曲也提醒程会权,这个窟窿得想办法补上,一旦出事,进过四次监狱的程会权自然明白他将面对的处境,于是,他把堵窟窿的任务交给了谭磊山。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被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张谦和谭磊山见面了,这时张谦的高利贷已经从八十万变成了两百万,而谭磊山的身份变得比高利贷还快,为了骗钱方便,此时的谭磊山成了身负秘密使命的神秘人物。

  张谦:说什么代号,代号,说这些了。

  记者:是什么身份?

  张谦:有过保密局的证件,在钓鱼台那里国家给安排的地方,在那里住。

  记者:总之是一个负有特殊使命的?

  张谦:对。

  解说:一方面谭磊山神秘的使命让张谦半信半疑,另一方面为了躲债,无奈之下张谦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谭磊山身上,成了谭磊山的专职司机。

  记者:给他开车心甘情愿吗?

  张谦:不心甘情愿,但是我希望把事情,就是把这个事情是真的,或者把事情做成了,把我们这些包括前面这些借人家的钱给人家还上,一直是抱着这个目的。

  马健:谭磊山,因为他以前是做古董的这些生意,他认识这个做古董鉴定的,文物鉴定叫周新发的,找到他之后,这个周新发就说了,正好我认识两个云南的民营企业家是搞矿的,非常有钱。

  解说:周新发在文物鉴定这个行业里颇有名气,有他的介绍,谭磊山很快就结识了这两个有钱的云南商人。

  记者:谭磊山在你们的身上已经投了那么多钱,或者说你们已经骗了他那么多钱,他们怎么这样来帮你?

  程会权:我也不清楚。

  解说:此时,程会权为了堵一千五百万的窟窿再次调整了奖励方式,除了一比一兑换美元和三千三百万、两千三百万、一千三百万分级奖励继续有效之外,又加上了一千万“军队建档”,两千万配发“军车”,三千万授“少将军衔”的奖励。

  记者:你跟他们是怎么说的,跟那两位云南老板说的是什么话?

  谭磊山:那是程会权教什么话,我就马上告诉他,我就原话告诉他,包括授衔和帮他小孩办那个军校的事。

  解说:为了弄到钱,程会权给谭磊山一个基本的原则,只要给钱提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在这个前提下,谭磊山开始了和云南矿山老板的接触,同时还给谭磊山安排了一个假身份总参广州局少将,在中央领导身边工作。

  余北安(云南商人):当时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是开着一个保时捷卡宴,挂的是武警的“军牌 ”。

  记者:就这么一辆车,就能相信他了?

  余北安:那是“军牌”啊,我们相信就是那“军牌”,并不相信那车,我们的车比那车好多了,在北京我也开他那个车到机场,我把栏杆撞飞了,停了一下,怎,没有人来问,没事儿,你走你的,他给我说的,这车是给中央领导开道的车。

  记者:这样你基本上信了?

  余北安:基本上信了。

  解说:第一次接触发生的小意外以及身边名人的佐证让两个来自云南的商人深信不疑。此时,谭磊山又拿出了几本看似价值连城的画册作为抵押,投资这个“民族大业”的事情就基本敲定。

  余北安:投资额是七千九百万,分了三部曲跟我讲,第一部曲是建档,在广州军区建档,发证,发车,然后是授衔。

  解说:程会权再次找到广州的罗似海,花十四万办好了所有假证件,两个云南商人很快将第一笔六百万转给了程会权,接下来“军车”也很快到位。

  程会权:他跟我说的,只说了授少将军衔,一个人一台军车,还有一个士官给他开车,他们也是图这个。

  解说:稍有常识的人就会清楚,在军队获得军籍、配车、授衔都有极为严格的规定,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让一个普通商人瞬间变成军人甚至将军。

  记者:身边有没有人劝过你,这个事情可能有问题啊?

  余北安:有。

  记者:包括家里人?

  余北安:家里人,家里人要到北京来报警,说我脑袋都被洗了。

  记者:那家里人现在看来说的没错啊,你们确实是被洗脑了。

  余北安:被洗了脑了,你们怎么这么相信就是部队不是这么回事,不可能凭空给你这么大待遇。

  记者:在那情况下已经不可能听了?

  余北安:就是说它的诱惑力在哪儿呢,诱惑力在于给你很高的政治待遇。

  解说:根据事后的调查,所有的假军牌和假证件是程会权通过陈烈辉的下线罗似海花二十多万办的假证,假军服则是在广州的一家路边店定购,联系军校则是通过网络搜索找到的中间人,这些人都与军队无关。所谓军车,也不过是在市场上买车,然后挂了个假军牌而已,而建档和授衔更是子虚乌有。

  程会权:从广州那边拿过来的,高价买过来的,就是通过这个反反复复好多次,他要什么给他拿什么,我就怕人家不相信。

  解说:程会权花了两百多万所谓高价买来的道具,最后换来了七千九百万,和以往一样这些骗来的钱花起来也是更为随意,买房、买车、投资赌场,并一次性打给陈烈辉两千九百万帮他投资。

  陈烈辉(犯罪嫌疑人):一早是准备买酒店。

  记者:酒店买了吗?

  陈烈辉:买什么,他人都不回来买什么。

  程会权:走到这一步了,没办法走下去了,我自己都感到累了真的。

  记者:一直骗到底,只能骗到底?

  解说:钱虽然到手,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并不好办,程会权和谭磊山承诺的中央领导参加的授衔仪式也一天天临近,这对程会权和谭磊山来说是个死结。

  记者:这授衔很大的事。

  程会权:那是我编的,吹牛的。

  记者:怎么编的?还有国家领导人过来授。

  程会权:领导人授衔这种,也是编的,骗他们嘛。

  记者:越到最后,我发现你编的越肆无忌惮了?

  程会权:那没办法,走到这一步来了,没办法了。

  解说:面对无解的死棋,当初介绍云南商人的中间人周新发的举报,让整个骗局坍塌。对苦心编制了一个又一个谎言的程会权来说,被逮捕竟然成了最终的解脱。

  记者:抓你的时候有预感吗?

  程会权:没什么预感,也是感到自己也轻松了,什么事没了,都感到轻松,出了事好。

  解说:在这起案件间中程会权等人连续作案十余年,被骗的人数超过了一百多人,涉案的金额超过了1.2亿。

  记者:怎么会一定要扯到国家领导人身上,扯到军队身上?

  程会权:军队人家相信,就是这个。

  记者:我第二个疑问,就是这个谎这个骗局漏洞那么多,怎么会有人信呢?

  程会权:这真的是很多愚昧的事情,说实话现在社会上很多,还有很多人。

  解说:特别是程会权、刘瑞成、谭磊山冒充军人诈骗,严重损害了军队的形象和声誉,这也是建国以来的一起金额巨大、影响极坏、涉军造假的特大案件。

  记者:整个办案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感触?

  尹若亮(总政保卫部刑侦局 局长):那么通过对这个案子的侦办来看呢,我们也感受到这个案子,那么多的钱被骗,实际上看,这种手法并不是很高级并不是很高明,为什么还能会受骗呢?

  记者:其实每一点,都可以很轻易地戳穿,怎么会让他们持续这么长时间?

  尹若亮:我们现在有一些人,确实是获取钱财想走捷径,总是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这种心理占了上风。

  解说:虽然,等待程会权等人的将是法律的制裁,但所谓“解冻民族资产”的传说仍不时会在人们耳边说起,行骗与被骗的故事并没有完结,这是留给善良人长鸣的警钟。

  尹若亮:那么这个案子的侦破是军队保卫部门会同地方公安机关侦破的又一个成功案例,那么有力地打击了涉军造假违法犯罪行为,维护了军队的形象和声誉。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王晓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