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神器风靡大街小巷 头上长花长草还长鸡翅!

2015-09-14 14:40:00来源:大众网综合作者:

  

  

  大众网综合消息 近日,一股“卖萌草”热潮在我们身边火速蔓延开来。不论你走在路上,还是坐在公交车上,都能发现很多人头上,长出了“花花草草”。对于“头上长草如何成为时尚”,网上总结了几个相对“靠谱”的回答:“豆芽花”最早出现在去年的COSPLAY动漫展上。为展现一些动漫人物的萌属性,有人在造型时手工加上了这样的小配饰;《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慢羊羊村长每次想主意的时候,就会脑袋上长出株智慧草;今年大热的《捉妖记》里激萌的胡巴也是一脑袋草,所以头上长草感觉萌萌哒。其实,它只是一个小发夹,这种不起眼的饰物,为何一夜之间风靡?一个发夹带来的爆款模式能火多久?  

  一枚发夹从成都“飞”上外媒 

  如果要给这种发夹起个名字的话,网络上提得最多的算是“豆芽花发夹”“卖萌草”。

  “随处可见有人头顶着各种各样的小植物,豆芽花、四叶草、蘑菇、太阳花、荷叶、竹子……”日前,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豆芽花发夹风靡成都的大街小巷,最初,这种发夹只出现在成都的旅游景点,之后流传到其他地方。”

  当然,也有网友表示“看不懂这种时尚”。甚至有人称“头上长草在古代是插草卖身的标识”。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戴这种发夹的年轻人,他们纷纷表示,自己也不懂什么含义,也不想纠结于此,就图个好玩。

  对于“头上长草如何成为时尚”,有网友给出了几个相对“靠谱”的回答:“豆芽花”最早出现在去年的COSPLAY动漫展上。为展现一些动漫人物的萌属性,有人在造型时手工加上了这样的小配饰;《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慢羊羊村长每次想主意的时候,就会脑袋上长出株智慧草;今年大热的《捉妖记》里激萌的胡巴也是一脑袋草,所以头上长草感觉萌萌哒。

  据记者了解,今年5月初,成都一些商圈和旅游景点开始有人卖,随后蔓延到国内其他城市。随后,权志龙、张艺兴等明星及央视主持人也纷纷别上发夹在网络上卖萌,让这小小发夹日渐风靡。到了8、9月份,“豆芽花”在武汉开始火爆起来。

  “与其说火的是一枚小发夹,不如说是大众寻求心理慰藉自我调适的一种社会化体现。萌经济其实体现了人们内心渴望摆脱种种束缚的心理。”前日来汉参加创业活动的悉尼大学心理学博士赵丙来对记者说。

  发夹批发商月赚20万元 

  “这可能是哪个高手策划出来的一场营销活动。”在汉正街做了二十年小饰品批发生意的赵老板笑着说。他表示,此前市场上也曾经有过一些“爆款”,但都没有像这次这么疯狂。赵老板称,这些货大多从浙江金华、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过来。

  “100个一包,也有200个一包的。”赵老板介绍,他们刚开始批发的,大多是黑色鸭嘴夹和花苗分开的,需要用胶粘上去,后来也有带底座的,但价格高了就没进货。这种批发价四角钱左右一个的发夹,“每天能批出去两三万个”。估算下来,光卖这一款产品,赵老板一个月的纯利润就可达一二十万元。

  记者在淘宝上看到,“卖萌草”的批发价格在0.35元/个左右,100个起批。杭州一家网店,这种发夹的月销量达到97万个,按最低价格估算,毛收入达30万元。而武汉本地一家网店,“卖萌草”的月销量也达1.8万个,单价从0.4元到4元不等。

  在光谷广场,武汉轻工业学院大三化学专业的司同学一边摆弄着盘子里的卖萌草一边说:“刚开始几天在光谷广场卖的时候,一个小花草5块钱,一天下来能卖一千块钱呢,但是这几天附近的卖家越来越多,所以生意慢慢就没那么火热了,‘卖萌草’的价格也一直在降,这两天5块钱卖3个,一天也就只能卖100多块钱了。”

  比起这位学生卖家的轻松,杨大爷可就不一样了。据悉,为了补贴家用,杨大爷也干起了这行,可几天卖下来,他有些发愁,“为了减少进货成本,我还让孙子帮忙在网上进了一些货,网上一个‘卖萌草’比汉正街批发能便宜一毛钱。不过现在卖的人多了,不少学生也过来兼职卖,卖不起价来。我感觉这个‘卖萌草’也卖不了多久。”

   

  

  卖萌神器再添新成员:头顶鸡翅 

  “你还在玩头上长草?人家头上已经长鸡翅了!”近日,头上长草创意发卡风行全国后,这种创意发卡又添新成员——肉食系发卡。记者在淘宝购物网站上搜索发现,此类发卡正受到网友热捧,销售火爆。一家五星店铺的该类发卡成交量达268件,店主表示已无现货,需等手工制作。

  不同于草类发卡,此类肉食系发卡单价8至12元,种类有:翅尖、翅中、排骨、饺子、虾、五花肉等,形象逼真。网友“兜兜”表示,此种神奇发卡摆在盘子里还挺有食欲,戴在头上接受不了。网购达人90后熊女士表示,肉食系发卡此类产品流行,并非因其具有传统发卡的美丽装饰作用,而是与小伙伴一起游玩、逛街时,戴上一个创意发卡增添话题乐趣。

  武汉荣格心理中心首席心理咨询师黄进军表示,选择此类发卡使人既可追求流行,又可彰显个性,由于以大家爱吃的食材为外貌,特别“接地气”产生亲近感。此外,通过佩戴此类饰品,诙谐的表达,还有缓解压力的功效。

  技术含量低导致爆款短命 

  杨大爷的感觉并非没有道理,细心的你也许还记得,当年一些让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小玩意儿,如今都已不见踪影。比如仿真面包挂饰、手机来电闪、小黄鸭……

  2009年,仿真面包挂件曾风靡江城,10元一个的小挂件,被很多人当包包挂饰,或逗孩子玩。有人甚至集齐同一款十几个表情的面包挂饰当收藏。如今,这款产品已经销声匿迹。

  无独有偶,十几年前在手机刚普及的时候,一些年轻女性都会买几个来电闪,一旦来电会发出彩色亮光。现在,这样的物件也难找到了。此外,2013年来到中国的小黄鸭,让相关联的玩偶、文具、服装都火了一把,当时江城遍地都能寻到小黄鸭的身影。如今,小黄鸭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现在的“卖萌草”,似乎也在走那些爆款的老路。

  对此,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刘友芝教授认为,那些爆款产品从默默无闻到大红大紫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但它们在爆红之后却并未将人气与热度推动下去,也没有达到二次引爆甚至持续引爆的效果。低技术含量,在特定的时间节点能博得消费者的青睐,而如果无法创新形成品牌系列效应,短命也就成为必然。

初审编辑:刘宝才

责任编辑:王雅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