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办假证并雇黑客 其假证能在政府官网查到

2015-10-29 14:16:28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

这个男的有点"能耐" 他办的假证政府官网查得到

【摘要】 重庆男子茆震,为办假证牟利,竟然请黑客攻击了政府主管部门网站,然后将虚拟的数据上传,让假证也能在网站上被查到。

重庆男子茆震,为办假证牟利,竟然请黑客攻击了政府主管部门网站,然后将虚拟的数据上传,让假证也能在网站上被查到。

目前该男子及其团伙,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弄假成真

通过黑客,他办的假证官网可查

茆震生于1982年,此前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底下有罗某等员工。长期从事培训、考证相关行业,茆震也略知一些办假证的法子,深知没有正规组织的认可,假证只能见光死。

后来,茆震听说一种便捷的方法:让黑客在主管部门网站上动点手脚,将假证上的数据载入,这样自己制作的假证就跟真的一样,有了“官网印证”保驾护航,自己的假证生意岂不就可以大发了?

说干就干,茆震让自己的员工罗某去找黑客,罗某在网上申请了QQ小号,到各个论坛、贴吧去发帖,寻找黑客,不过效果并不好,最终只找到了一堆伪黑客。看到没有起色,茆震亲自出马,终于找到了中间人覃木。

覃木有个同学张文,是深圳一家计算机公司的程序维护员,技术上有两把刷子,经常跟黑客打交道。在工作中,张文也查出了一些网站,包括一些官方网站的漏洞,他可以根据网络的漏洞,编写木马。

其实,茆震跟覃木根本不认识,联系的方式是一个僵尸QQ号,覃木去找张文帮忙,许以重金承诺,让其攻击一家政府网站。张文了解到,自己攻击的这家政府网站,维护系统此时是外包给一家网络公司在做,比较薄弱。权衡之下,张文答应了。

因为茆震办出来的证件可以在官网查到,他的“能耐”在假证圈子里不胫而走。有更多的人辗转联系上了他,有的是自己需要办证的人,有的是手里攥着“业务”的中间人。

中间环节

通过中间人,一趟活上层获利最少

据承办此案的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汤涛介绍:从目前查获的情况看,在整个案件的利益体系之中,茆震为主的“上层”反而是获利最少的一层,更多的钱被那些倒腾假证的中间人给掏走了。

茆震办证,自己一般拿千元左右,这千元还要分给黑客一部分,分配的具体比例,则根据每趟活的情况而定。而倒腾假证的中间人,赚取的差价是全环节之中比例最高的,他们在介绍过程中会在这一千元基础上加钱,中间人越多,一本证书的价格也越贵,从2000元一本至4000元一本不等。

目前查获的中间人有6人,他们在培训机构从业,其中一人还是培训机构的老师。一旦有客户要办假证,他们就会从熟人或其他途径,获取办证的联系方式,把客户信息反馈过去,验证后付款。

汤涛介绍,买这种证件的人,有少部分是本身就参加过“五大员”考试的人,因没考过,抱着试试的心态买了个证。而据目前查获的统计情况,更多的则没有任何参考的记录。

不仅如此,今年上半年,还真有公司发现拿了这种假证来找工作的人。“因为我这个证件,在网上也查得到,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事发后,一位持证者面对询问如此解释道。

据了解,茆震和中间人,还对考过证但没考过的和从未参加考试的人,按两种价格收费,前者要便宜些。对此他们的解释是:“两者的操作难度不一样。”一位购买者表示,这一点让他不禁相信卖证的人在上面有人,以为真的是靠关系搞到的。

东窗事发

证书莫名其妙消失,引起用工方怀疑

普通网站或政府官网,维护系统具有自动清理复原的功能。张文载入网站的虚拟信息时不时被抹去,拿了证的人查不到自己的信息。遇到这种情况,茆震让张文重新载入信息,反复删除和载入。

但最终,一位持施工员证的人所应聘的公司,发现其证书在政府网站上会莫名其妙地“失踪”,随后向主管部门反映情况。后经该部门反复验证,最终查实:这位工作人员的施工员证是假证,而且造假的手法较之一般造假者高明。

此事当即引起了有关负责人的重视,当即一面找人修复系统漏洞,避免再遭攻击;一面派人到公安机关报案,希望查获这个攻击计算机网络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的始作俑者。

今年上半年,茆震等13名犯罪嫌疑人逐一被警方控制。6月,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对茆震等13人提起公诉。其中,黑客和中间人的罪名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卖证件者和中间人的罪名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茆震和王某两罪并罚。

据办理此案的渝中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汤涛介绍:据目前统计,已查实有171人通过茆震的系统,购买了假证。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建议:要考证的市民,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切莫轻信他人的胡言乱语。也不要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无论多么“神通广大”总是会被查出来的,最终不仅违了法,还会遭来更大的损失。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