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李东学演《绣春刀》成学霸 自认演员就是杂货铺

2014-09-09 09:16来源:搜狐娱乐
分享到:

李东学《绣春刀》里打戏唯美 李东学《绣春刀》里骑术惊艳   搜狐娱乐讯 《甄嬛传》的风潮过后,当年一众红到不行的娘娘、王爷们,似乎都沉寂了下来。”  李东学透露《绣春刀》中一些长镜头下的武打戏因为时长被剪掉,让他觉得很可惜。

李东学

李东学

李东学《绣春刀》里打戏唯美

李东学《绣春刀》里打戏唯美

李东学《绣春刀》里骑术惊艳

李东学《绣春刀》里骑术惊艳


  搜狐娱乐讯 《甄嬛传》的风潮过后,当年一众红到不行的娘娘、王爷们,似乎都沉寂了下来。搭上一部十年一遇的好剧而一炮而红,多少借了些运气,当走出深宫后,才是真正看各自造化的时候。温文尔雅的“果郡王”李东学,再次抓住了机遇,用一部大银幕口碑之作《绣春刀》再次让大家记住了这个“打戏干净利落,文戏深情到位”的美男子。

旁人感叹他挑戏眼光毒,却不知他曾在《甄嬛传》后主动休息大半年,推掉许多拍电视剧的机会,才得到《绣春刀》的角色。大家只知道同剧组的张震是“学霸”,其实李东学的履历表也不俗:拍《甄嬛传》时以婉转的笛曲和一流马术初展“学霸”天赋,接《钢刀》时学会了弹钢琴,演《许海峰的枪》打出过射击10.4环的好成绩,在《绣春刀》中使双刀,刀花炫目……

对此,李东学谦虚表示不敢称学霸,“只能说懂。演员都是杂货铺,我无论是私下保持健身运动、还是为了戏去学一个技术,都是为了任何一个东西拿起来让专业的人士看(觉得)是对的,让观众觉得‘哎哟,还真是那么回事’。我不属于多才多艺的,也不属于特别聪明的,但我是那种要做一个事情的话,就会尽力去把它完成。”

4天学会吹笛,苦练策马狂奔

李东学在《甄嬛传》中吹奏笛子,展示了他初为学霸的才艺。原本指法等技巧需要10天的学习,却被他4天就拿下了。

他透露道:“我的运动细胞很强,佩剑、跆拳道都练过,乐器倒不是我的强项。如果假吹,在那么美的画面里,如果我吹笛子的口风不对,(效果)就打折扣了。(所以)我到北京琉璃厂找老师学了一个星期,绝对的突击训练。每天在家至少练3小时,怕扰民,就把自己关在厕所里练。一开始我家小狗听到笛声就冲我叫,后来它习惯了,躺在一边睡得呼呼的。一周后,《长相思》就能断断续续地吹了。到了剧组还是天天练,等到拍果郡王对甄嬛吹《长相思》时,就是现场实吹了,很流畅。孙俪不相信我在短时间内学会吹笛子,就让我吹一个《泰坦尼克号》的曲子,我就把《长相思》改成《泰坦尼克号》吹奏出来,结果孙俪大吃一惊。这之后我们的合作也越来越默契了。”

《甄嬛传》中李东学坚持每日进行翻身上马、策马狂奔等骑马动作的训练,练习过程中也没试过从马上摔下来,这让演雍正的陈建斌佩服不已。

甚至在《绣春刀》里,李东学也被公认为马术最好,张震第二。对于马,他有自己的驯服办法,“这次在《绣春刀》里给我的,是我拍戏以来遇到的最凶的一匹马,它是纯血、参加过比赛的马,非常爱出风头,不愿意做第二,会瞬间突然加速,勒也勒不住。我的技巧就是,要去哄它。马其实很聪明,就跟养狗一样,你对它好,它会感受到的。每天我会带草或苹果去巴结它,跟它交流要拍拍摸摸它的鼻子,因为马的鼻子是很敏感的。”

射击打出过10.4环的佳绩

拍摄《许海峰的枪》时,李东学学会了射击,“那时我去国家射击队特训,许海峰和王义夫都给过我指导。每天打200发子弹,练专向力量。打枪准不准和视力无关,只有两点,一是端枪要稳,手和虎口都要直;二是扣扳机刹那,因为扳机非常轻,扣的时候可能会影响身体抖动。我打到过几次10.4环、10.2环,基本上是压到靶心一半多了,严格贴到靶心的是10.9环。射击给我最大启发是对内心的控制,如果觉得这段时间心浮气躁,可以试下射击、射箭,通过外部的训练把自己浮躁的劲压下去。”

拍打戏记招式不错,耍双刀变化繁复

今年的新片《绣春刀》注重实战动作效果,几乎零威压、零替身,李东学因此承包了最多的打戏。手中的两把飞燕刀要在速度上达到极致,67天的拍摄中更是从头打到尾的节奏。一向温文尔雅形象示人的他,会打吗?这是许多人的疑问。

他坦承:“因为我以前总爱在夏天出去踢球,所以体力是很好的,记招(式)也行,能记十多个套招。我觉得大家都不是所谓的功夫演员,而是动作演员,功夫未必有多好,但是肢体协调性、与摄影机的配合,是要下工夫去做的。拍打戏的招式中,更需要的是一种舞蹈的效果,要你脚上的步伐(动作),以及你和你对手的过招、配合,还有摄影机镜头角度的配合。我平时一直保持健身,训练肌肉,通过这样训练身体状态、肢体协调,对拍打戏有很大帮助。”

纵然如此,李东学对练习耍双刀的技巧仍不马虎,进组前特训了近一个月的双刀,受伤的次数已经记不清楚。同片的张震就透露,“因为李东学的刀法最快,所以他的武打动作是我们中最多的,要记住很多细节。这个其实很难,要在短时间内消化很多信息。”李东学说:“双刀和传统武打戏演员拿一把单刀打很不同,有正手刀、反手刀,这种刀法的变化会很多,必须要熟悉它。剧组给我配了两把木刀,基本上就是时不时拿刀练一练转刀花,双刀花更难,要求左右手配合。做演员不能有侥幸心态,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演,有的东西可以摆个姿势(就过关),但有一些‘气’儿一定是要有过经历的人才能呈现出来。所以无论是我、张震还是剧组其他演员,我们都学了很久的刀法,一起把这些细节表达到位。要让观众看到,你是会耍刀的,这样耍才是正确、漂亮的。”

李东学的双刀是近身搏击的短刀,一不小心就会弄伤自己,“训练时就经常会被擦伤,三个主角只有我一个人戴着皮手套,因为我的手指全部被擦伤,眉骨也被敲破过,这都是短刀麻烦的地方。因为你必须贴进去、近身打,而且还要快。”

不过,对李东学来说,最艰苦的不是动作太多,而是三伏天的酷暑“严刑”,“拍完打戏,里面的衣服都能拧得出水来。然后有一回拍雨夜戏,以为可以凉快一下,结果衣服混着汗水、雨水完全粘在身上,最后只能生一堆火烤衣服。配合当时那个天气,有一点百感交集的感觉。”

李东学透露《绣春刀》中一些长镜头下的武打戏因为时长被剪掉,让他觉得很可惜。“电影就是这样,为了艺术显得有些残酷。更多时候需要平和的心态,听人事安天命。尤其是在演艺圈,机会主义非常明显。你尽力把你的事做好了,那OK;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自认不聪明,但学习有钻劲

学到了那么多才艺,李东学谦虚地认为自己只是略懂,“其实我不属于从小多才多艺、特别聪明的人,但我要做一个事情就会特别钻进去学。演员都是杂货铺,任何一个东西拿出来让专业的人士看都要(觉得)是对的,观众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比如吹笛子,什么叫打音,打音的技巧、口风、拿指头的什么部位去按笛子口,这些都要知道。不是真正会吹,在气息、感觉上是不一样的。包括我学钢琴也是一样,围着那首曲子集中训练两个月,这样指法和手、肩膀的节奏都是匹配的。学习这些是我进入角色的方法,在过程中找到人物的感觉。”

同为学霸,李东学在《绣春刀》剧组是否有和张震交流经验?他说:“时间太短还来不及,我们会聊运动,知道他也爱运动,他的跑步是可以去参加马拉松那种级别的。他和那么多优秀的演员、导演合作过,我也会问他合作过的导演的要求、审美、艺术观有什么不一样,每部戏合作的感觉会不会有不同,他很愿意和我分享。”

是吃货也是煮男,爱做家常菜

每天辗转不同场地拍戏,李东学却很少在剧组吃饭,他觉得吃快餐是一件痛苦的事,习惯每到一地就先去做个吃货。曾在台湾拍戏的他,在拍戏空当将当地的美食尝试个遍。台湾长大的张震戏称李东学是“老饕”,拍《绣春刀》间隙两人一路从蚵仔煎、阿婆冰、乌鱼膘聊到最爱的牛肉火锅,最后张震自叹对方“竟然比我还熟”。

不仅会吃,李东学也会做,即便不看菜谱,也能做出秀色可餐的美味佳肴,如果哪天有剧组找他演大厨,相信也是像模像样的,而且还不需要在进剧组前临时特训。李东学说:“我都是习惯做家常菜,不习惯做那种高大上的,比如咖喱牛肉、石头鱼、煲汤。我吃到好吃的就会回去琢磨,里面有什么料。以前还会去菜市场买菜,因为要求原材料新鲜,超市里很难买到(新鲜的),菜市场阿姨都认识我,经常送我大蒜、葱呢。”

记者手记 戏疯子

李东学年纪不大,却非常沉稳,说起话来更是三句不离演戏,给人感觉像是个初出校园、青涩而执着的学生。他说自己爱好健身也是为了让状态棒一点,有机会演军人、将军,有武打动作,让观众看到像模像样。

问他有没有不为工作的爱好,他顿了一下,还是说“看电影”。接下来,李学霸想学的技能包括摄影、剪辑,他笑说:“演戏是我特别喜爱的爱好,别人请你来演,还给你那么好的条件,你不断接收新的东西,是很好玩的事。和电影有关的东西,我都要去了解。”听完真是被他打败。

难怪他会说自己不如演的角色那般浪漫,阳光,“私下我也是积极的人,但更多的心思可能会放在自己的事情上,心就没有那么细,不会时时都想到送花啊这种戏里的浪漫小细节。可是男人的担当和责任我还是有的。”所以花痴女观众会不会有一点小失望呢?他可能不是柔情似水的果郡王,而是工作狂呢。

本文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初审编辑:刘宝才

责任编辑:王  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