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主义重镇开始向右转 瑞典极右政党崛起搅乱政局

2018-09-11 12:53:57 来源: 参考消息网 作者: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外媒称,随着瑞典这个欧洲最自由派的国家之一出于对移民问题的担忧而转向右倾,民族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在9月9日的选举中支持率大增,瑞典将迎来一个悬浮议会。

  据路透社9月9日报道,近年来,随着对国家身份、全球化以及中东武装冲突造成的移民问题的担忧与日俱增,极右翼党派在整个欧洲取得了惊人的胜利。

  在瑞典,仅2015年就涌入16.3万难民——相对于该国1000万人口而言是欧洲国家中接收难民最多的——导致了选民两极分化,并破坏了长期以来的政治共识。

  在几乎所有选区都报告了开票数据后,执政的中左翼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及其盟友获得了40.6%的选票,而反对党中右翼联盟获得了40.3%的选票。

  这使得中左翼政党获得议会349个席位中的144个,而中右翼联盟获得143个。在组建政府前,不确定性可能会持续几周。

  植根于白人至上主义者中的瑞典民主党赢得了17.6%的选票和63个席位,高于四年前上次选举时的12.9%和49个席位,是议会中得票率增长最多的党派。

  尽管得票数略低于瑞典民主党党首吉米·奥克松的预期,但他在本党的集会上宣称是这次选举的赢家。他对党员们说:“未来几周、几个月乃至几年,我们将拥有对瑞典事务的巨大影响力。”

  报道称,该党主张瑞典脱离欧盟并停止接纳移民。奥克松希望该党能在组建政府的谈判中扮演决定性角色。自瑞典民主党2010年进入议会后,其他党派都避免与它合作。该党誓言搞垮任何拒绝给予该党政策发言权的内阁,特别是在移民问题上。

  报道认为,此次大选将增添布鲁塞尔的担忧,因为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前,欧盟将进入竞选模式,这可能会让欧洲怀疑论团体有更多发声机会,并阻碍加强欧盟一体化的努力。

  另据法新社9月10日报道,反对移民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在9月9日的议会选举中表现不俗,并发誓要发挥作为选民的“真正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左翼和中右翼阵营都未能获得多数席位、下一届政府的组成仍然悬而未决。

  斯特凡·勒文首相邀请中右翼反对党联盟参加“跨阵营合作”会谈。他所在的社会民主党仍是瑞典最大的政党,在此次议会选举中获得了28.4%的选票,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该党的最低得票率。

  报道称,勒文领导着欧洲为数不多的中左翼政府。在议会赢得144席的中左翼阵营仅比中右翼联盟多一席,双方都离过半门槛所需的175席甚远。但中右翼的四党联盟拒绝了勒文的邀请,并在重申它决心组建自己的政府的同时敦促勒文辞职。

  与此同时,在瑞典自2012年以来接纳了近40万难民后,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利用选民对移民的失望情绪取得了稳步进展,其在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从2014年的12.9%上升到今年的17.6%。

  瑞典民主党领导人奥克松在选举之夜的晚会上对欢呼的支持者说:“我们加强了作为选民的作用……我们将对瑞典政坛产生真正的影响力。”

  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盛赞瑞典民主党的崛起,她发推文说:“对欧盟来说又是一个糟糕的夜晚。欧洲民主革命正在向前推进!”

  瑞典民主党植根于新纳粹运动,声称大量难民威胁到瑞典的文化,并让该国的福利国家制度承受压力。勒文在投票时则敦促瑞典人不要把票投给“种族主义政党”。

  此外据德新社9月9日报道,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对瑞典选举的结果表示赞许。

  萨尔维尼在声明中说:“瑞典是多元文化的发源地,也是左翼的典范,它在实施了多年的不受控制的移民政策之后,终于决定作出改变。”

  他还说:“现在他们也对当前充斥着官僚和投机者的欧洲说‘不’,对非法(移民)者说‘不’。”

  瑞典民主党党首奥克松9日晚间在斯德哥尔摩庆祝选举结果(路透社)

  【延伸阅读】瑞典举行议会选举:现任首相斯特凡·勒文投票

  9月9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瑞典现任首相斯特凡·勒文(右)和夫人乌拉·勒文手持选票从首相官邸步行前往投票站。当日,瑞典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发(石天晟摄)

  9月9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瑞典现任首相斯特凡·勒文(右)和夫人乌拉·勒文投票后接受媒体采访。当日,瑞典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发(石天晟摄)

  9月9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民众投票后离开投票站。当日,瑞典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发(石天晟摄)

  9月9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来到投票站投票。瑞典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难民和移民问题成为各党派关注焦点。新华社/美联

  9月9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在投票站投票。瑞典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难民和移民问题成为各党派关注焦点。新华社/路透

  (2018-09-10 07:30:00)

  【延伸阅读】瑞典大选登场 极右翼势力抬头给大选增添变数

  中新网9月9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9月9日,瑞典举行国会和地方选举。据最新民调显示,中间偏左翼执政联盟的支持度,轻微领先在野的中间偏右翼阵营“联盟”,但预计双方均未能取得国会过半议席,外界焦点落在持反移民及疑欧立场的的极右翼“瑞典民主党”(SD)上,预估该党有望晋身国会第二大党,或成为其他阵营的拉拢对象。

  据报道,瑞典现届政府由首相勒文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组成。民调显示,两党与盟友左派党共获39.5%支持率,由温和的联合党、中间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联盟”,以38.5%紧随其后。极右翼“瑞典民主党”支持率为19.1%,较2014年上届大选的12.9%得票率大幅上升。但在总数750万名符合资格选民中,逾四分之一人仍未决定投票意向。

  在选前,中左及中右两大阵营已表明不会合作筹组政府,但各政党至今仍对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划清界线,瑞典新政府如何组成,仍面临不少变数,预计组阁过程可能相当漫长。

  8日,勒文表示,若选民向极右翼“瑞典民主党”投下一票,将非常危险,如同“火上加油”。 “瑞典民主党”党魁奥克松则声称,收到一封恐吓信,警告要他退选,而信上印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标记。

  近年,瑞典接收大量难民,其中在2015年,便收容16.3万名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地的难民,以人均计算是欧盟成员国之中最高。瑞典国民担心大量难民涌入,令社会福利制度承受沉重压力,并引发治安问题,瑞典的反移民情绪不断升温,在乡郊地区尤其严重。有国民形容难民得到特别优待,往往优先获得医疗服务。

  而极右翼“瑞典民主党”主张取消申请庇护制度,表示只要左右两大阵营改革移民政策,便可与他们合作。虽然温和联合党领袖克里斯特松多次表明,拒绝与“瑞典民主党”磋商,但温和联合党多达三分之一的选民表示,希望克里斯特松日后可能筹组右翼政府时接纳“瑞典民主党”。

  有分析指出,瑞典政府没有推行有效政策,将难民融入社会,只发放补贴而非创造新职位,令极右翼政党得以藉反移民浪潮冒起。分析认为,选民在这一届大选中过度关注移民问题,忽略选举结果对整个欧洲大陆的影响,若极右翼政党得势,不但可能引发瑞典“脱欧”,亦同时壮大波兰、匈牙利、捷克、意大利和英国的疑欧民粹势力。

  报道称,瑞典发展成果与欧盟体系唇齿相依,但不少瑞典人未能感受与欧盟的切身关系,甚至认为欧盟缺乏效率及浪费资源。分析指出,欧盟成员国决策者应从瑞典极右翼势力崛起汲取教训,坐言起行公平接收难民,挽回瑞典选民对欧盟的信任。

  (2018-09-09 11:01:03)

  【延伸阅读】大选在即:瑞典将举行议会选举

  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一名女子从瑞典首相勒文和外交大臣玛戈特·瓦尔斯特伦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这是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街头拍摄的瑞典首相勒文和外交大臣玛戈特·瓦尔斯特伦的竞选海报。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一名男子从瑞典首相勒文、外交大臣玛戈特·瓦尔斯特伦(左二)和财政大臣玛格达莱娜·安德松(右二)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哥德堡,瑞典左翼党领袖约纳斯·舍斯泰特(左一)出席一场竞选活动。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路透

  8月31日,在瑞典松德比贝里,人们从瑞典首相勒文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从瑞典温和党领导人乌尔夫·克里斯特松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从瑞典中央党领导人安妮·勒夫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从瑞典中央党领导人安妮·勒夫的竞选海报旁经过。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法新

  9月1日,在瑞典哥德堡,瑞典左翼党领袖约纳斯·舍斯泰特出席一场竞选活动。瑞典将于9月9日举行议会选举。新华社/路透

  (2018-09-03 08:49:00)

  【延伸阅读】打造“不沉航母”?瑞典增兵波罗的海严防俄罗斯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9月8日报道称,谁控制哥得兰岛,谁就将控制波罗的海,这是瑞典国防部的口头禅。瑞典与俄罗斯保持着紧张且不信任的关系。瑞典不是北约成员,其安全政策极其敏感,甚至影响到于9日举行的议会选举。

  图为瑞典军队在阿富汗巡逻

  报道称,上午8时整,32名年龄在19岁至20岁之间的男孩和女孩在托夫塔基地排成整齐的两列开始做仰卧起坐。该基地位于哥得兰岛(5.8万名居民)首府维斯比南部10公里处。利夫·维德奎斯特只有19岁,他服义务兵役——斯特凡·勒文政府2017年恢复了这项制度——已有三个星期。“其实我很开心,这有助于我了解自己的日常极限,并突破它们。难以置信,一个人的潜力竟如此之大。”说着,维德奎斯特将一把冲锋枪艰难又蹩脚地举起来。“当通知我做好参军准备时,我有点震惊,但现在我逐渐喜欢上它。”维德奎斯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图为瑞典装甲部队正在进行演练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瑞典将首次在该岛上建立一座永久海军基地(临时部队于2005年撤走),这或许是欧洲最具战略意义的基地。该岛军团上校马蒂斯·阿丁说:“从军事上来说,我认为哥得兰岛就像是一艘不可能被击沉或被摧毁的航空母舰。”这片长10公里、宽5公里的建筑工地将从2021年起容纳1000名士兵以及修理厂、射击场和20辆坦克等设施或设备。阿丁说,从现在起,年轻人必须要服5至12个月的义务兵役,哥得兰岛是最热门的服役地点之一。

  图为参加演习的瑞典军人

  报道认为,2014年,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这促使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和北欧国家(挪威、瑞典、芬兰和丹麦)加强戒备。“我们这样做就是因为俄罗斯。”阿丁上校斩钉截铁地说。现在,他的责任是训练年轻人并让他们意识到外来威胁。近年来,瑞典逐渐增加军费开支:从10年前的48.8亿美元增加至2018年的55.6亿美元。

  (2018-09-10 13:31:01)

  【延伸阅读】瑞典向民众发放战争生存手册:二战及冷战时期都曾做过

  参考消息网5月23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5月21日报道称,瑞典政府发布消息称,从5月28日开始的一周内,瑞典民众将在家中收到危机状况下的生存手册,这些危机状况的极端情形包括可能发生的“战争”。

  瑞典政府决定向全国480万户家庭发放一本名为《如果危机或战争来临》的生存手册。据瑞典民事应急局介绍,该手册将告诉人们,一旦战争或危机导致社会无法正常运转,应该如何获得食物、水、温暖栖身地,以及如何保持与他人的联络等。

  瑞典上次向民众发放战争生存手册是在冷战时期的1961年。瑞典第一次这样做是在二战期间。

  该手册还介绍了各种警报信号的含义、防空洞的分布等信息,并提供了应对网络攻击、恐怖袭击等危急情况的指南。

  4月9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人们参加悼念活动。

  (2018-05-23 10:22:23)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